昌平一老人拥有13套“房”,可他还想装进更多…
分类:风俗习惯

原标题:昌平一老人拥有13套“房”,可他还想装进更多…

行走十六区 感受四十年 昌平篇 创新创业迎转机 十年“睡城”被唤醒

一套房子粉碎多少梦

如果你在昌平有一套房子

图片 1

沦陷在政策变幻里

那是什么感受?

昌平体育馆和永安公园

(受访者:高伟,31岁,工厂职工)

想必答案不言而喻

图片 2

我是北京人,纯正的老北京人,老辈儿是八旗子弟,现在家里还有家谱。我的童年是在东直门簋街的四合院里度过的,那时候我们都觉得,二环外就不叫北京了,谁能想到,我现在不仅住到了顺义,甚至连顺义也要住不起了。

很惬意、很轻松

图片 3

说起房子的事儿,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都是让变幻莫测的政策给闹的。

图片 4

上世纪90年代的回龙观东村

2003年,我们家那片搞危房改造,政府贴了一张告示,很快就把一整片四合院给拆了,原地建起了楼房。那时候的拆迁不像现在补偿这么疯狂,要将以前我们一家三口住的那间小平房,换成一套70平方米的楼房,还有25万元的缺口。我爸做生意半辈子攒了10万元,但父母年纪大,都没法从银行贷款,我刚刚参加工作两年,也没有那么多积蓄,家里就用我的公积金办了贷款,一共从银行贷了15万元。这也是我第一次贷款。那时候邻居们都是这么办的,以孩子的名义贷款,银行才给批。

昌平有位老人

图片 5

到了2008年,我爸老感觉不舒服,去医院一瞧,突然查出来有胃癌,还是晚期。父母的积蓄已经花在了还贷款上,看病需要一大笔钱,谁都知道癌症治疗是个无底洞,也不能开口跟人家借,家里商量了一下,只能卖房。那时候东直门的房价还刚刚过2万元,我们家70多平方米的房,卖了160万元。拿到这笔钱,先跑去医院给我爸交住院费,手术、化疗,前前后后花了20多万元,光是他临走那一天的抢救,就花了2万多元。那时候,老人还没有用卡的习惯,都是带着鼓鼓一包现金去医院交钱,递到收费窗口里,看着点钞机哗哗地数钱,心里跟刀割一样。我爸下海做生意前在煤矿下井,也有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但一旦摊上癌症,这些所谓的保险就基本失灵了。好药不在报销范围之内,能报销的都是效果不好的药,虽然我们也知道即便好药也不能救他的命,只是缓解一下痛苦而已,可是,做儿女的,有哪个能忍心看着父母忍受非人的疼痛。

在昌平不止一套

回龙观文化居住区

半年以后,我爸就走了。临走前,他不放心的就是我妈。他嘱咐我,不能让我妈一个人老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快点拿剩下的钱去买套小房子。那时候,钱还剩下140万元,我拿出90万元,在望京给我妈买了套50平方米的小房子,用来养老。另外的50万元,给我买婚房用。

他“拥有13套”自己心爱的房子

图片 6

我媳妇是顺义农村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积蓄。2009年结婚前,我拿着50万元想买婚房,在市里看了一圈,买不起,就是咬牙买了,还贷款也还不起。我在亦庄的工厂上班,一个月四五千元,我媳妇在机场航站楼当餐饮服务员,一个月也就3000元。我俩合计着,一个月还贷款不能超过2000元。后来想,干脆买到顺义得了。也就是我现在住的这套房。当然它已经不属于我了,这是后话。当时买这房子的时候,顺义还没通地铁,单价不到1万元,84平方米的两居室,才74万元。我付了50万元的首付,因为曾经用公积金贷过款,这次算二套房,只能用商贷。我向银行贷了24万元,每个月还1000多元的房贷,也不影响生活质量。

平平今天再问大家一个问题

1990年的昌平商业街

故事的转折点出现在去年冬天,我老婆怀孕了。我们现在住的这房子在六楼,没有电梯,想着将来老人过来带孩子,爬楼很不方便,我们就想着换套低层或者带电梯的房子。我也知道不可能换什么大房子,不可能住进高档社区,所以,就在这附近同等的小区看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房价真高。其实,在过去的这几年中,我根本没有关心过什么房价涨跌,反正自己有房子住着,又不是炒房投资,涨不涨与我关系不大。就今年春节的时候,跟朋友一块喝酒,才听说最近房子涨得有些离谱。

对于过去的生活

北京北部有两条重要高速,东边这条叫京承高速,西边这条叫京藏高速。两条高速都向北延伸,好似两只长长的手臂怀抱着京北,昌平区的绝大部分区域正好在这怀抱之中。

3月中旬,我找到中介,把房子挂到网上。每天都有好几拨人来看,第三天就卖出去了。反正我也着急买房,所以开价不高,最后140万元成交。按照我和媳妇的计划,从3月开始操作换房,到6月份她的预产期之前,怎么也能把新家归置妥当了。还完银行那20来万元的贷款,手里还剩下120万元,我盘算着买个160万左右的房子,贷款40万元,每个月也就还2000块钱。

大家都是用什么方式回忆的呢?

从京藏高速的起点德胜门出发,沿着高速向西北方向行驶15公里左右,路东那片区域是全国最大的居住区回龙观天通苑,那里从“睡城”已经逐渐变成了双创社区,活跃着各类创新创业要素。继续沿着高速前行5公里,东侧是高校云集的沙河高教园,西侧有中关村生命科学园、中关村国家工程技术创新基地。15公里后,西关环岛是通往京北的交通要道,往东是现代化的昌平新城,往北是世界文化遗产明十三陵,往西北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居庸关长城。

3月25日过户那天是个周一,我跟买方还有经纪人一起去办手续。排号等待的时候,闲着没事儿,就跟经纪人瞎聊,说起我以前换房子的经历。说着,说着,经纪人的脸就白了,嘴巴张得老大,直愣愣地看着我。呆了半晌,她一拍大腿,说:“你这样的,贷不了款啊!”

“老照片”的对比?

从京承高速起点太阳宫桥出发,沿着高速向北行驶15公里左右,刚过泗上桥,就能看到路西侧颇具现代派气息的大桥和身后林立的科研机构大楼,这里是未来科学城,能源、信息、航空、新材料等领域的国家顶级人才的研发基地。

“我怎么就贷不了款呢?”我不明白。

亦或是

这就是昌平,改革开放40年来,从一个进城只有345路公交车的郊区县,变成了拥有两条主要高速和多条地铁的新城;从以农业、工业为主产业的区域变成了以未来科学城、中关村生命科学园、沙河高教园区、北京科技商务区为代表的一批重要领域的产业功能区;回龙观天通苑社区从“睡城”变成了全国首个“双创社区”……作为首都的西北门户,作为北京重点建设和发展的综合性新城之一,未来,昌平将抢抓北京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科技创新中心的重大机遇,形成企业孵化、企业加速、中试研发、总部办公等梯次发展格局,努力建成引领首都科技创新的新高地和国际一流的科教新区。

“你已经有两次贷款记录了,再买房就算第三套,银行不批。”经纪人也急了。“你咋不早说呢?以前是认房不认贷,只看你名下的房子,不看银行贷款记录;就在上周五,北京发文,严格执行认房又认贷,不光看房子,还要查信贷记录。”

老人们的“口口相传”?

故事

“我是有过两次贷款记录,但我老婆一次也没贷过啊,房本写她的名字不就是了。”我还心存侥幸。

但是这些都不如这种方式“新颖奇特”

回龙观天通苑从“睡城”变双创基地

“哎呀,这你都不清楚,规定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不分个人。”经纪人都快跟我喊起来了,听得我脑子里“嗡”的一声。

图片 7

“睡城”,顾名思义,就是用来睡觉的城市,天通苑、回龙观这样远离市区的大型住宅区,就曾经是典型的“睡城”,上班族们每天上下班苦于跑路,只不过为了回家睡上一觉。2004年买房入住天通苑的桂佳就是其中一位。

大脑一下空白了。毁约?肯定毁不起,按照合同要赔付对方40多万元。即便我们跟中介签了三方免责合同,规定因为政策的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交易的不算违约,但是,银行已经解压,我去哪里找这20多万元填补缺口。

是什么方式呢?

住在“睡城” 半夜回家找不到路

冷静下来,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经纪人建议我们去月坛北街的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查询一下自己的信贷记录,也许东直门那套房子的贷款发生在我们结婚前,不算“以家庭为单位”。那天,老婆挺着大肚子陪我去,一查,打出来两张单子,我的记录是2,老婆是0。我拿着单子去问银行的人,第一次贷款算不算,他们看都没看,冷冷地回了一句:“怎么不算,贷不了,政策这么规定的。”

图片 8

桂佳开着一辆2010年购买的小轿车,带着记者在天通苑地区转了一圈。“我这辆车可是见证了天通苑这地方从乌七八黑到灯火通明的全过程。”记者刚一上车,桂佳就打开了话匣子。2010年的冬天,刚刚提车的他开车进城,在三里屯玩到了晚12点才回家。“从立汤路上拐下来,居然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桂佳说,那时候天通苑居民区里几乎一盏路灯都没有,一方面是基础设施跟不上,另一方面说明大家下班后全都“睡”在家里不出门了。“现在不一样了,到处都看得到广场舞,人气儿足着呢。”

“那怎么办啊?”

平平就不跟大家卖关子了~

桂佳刚入住的那几年,立汤路是出入天通苑的唯一主干道,从太平庄中街路口向南一直到立水桥,每天上下班必堵无疑。“地铁5号线2007年才开通,公交线也没几条,几十万人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同一条路,你想想得有多壮观。”桂佳说,如果遇到交通事故或者施工,至少要一两个小时才能“挪”出天通苑。如今,已经有5座桥横跨清河直通天通苑,立汤路不再是天通苑的“独木桥”。

“离婚呗。”人家轻松地给我支招儿。

在昌平有这样一位心灵手巧的老人

位于天通苑西侧的回龙观居住区,也有不少上班族每天把大量的时间花费在通勤上。数据显示,回龙观人群通勤距离在20公里以上的占比为45%。但是,偌大的回龙观却找不到一家剧院、一个舞台,甚至要找个晚上10点以后仍在营业的咖啡馆、酒吧,都难上加难。

××,当场我就骂娘了!

牙签、火柴棍儿、三合板等物件

引入双创 工作就在家门口

你说这叫什么事儿,说悲剧吧,听着还像是荒诞剧。本来我的想法特单纯,就是换一个更合适的房子,结果却在阴沟里翻了船,弄得现在里外不是人,家里老人也埋怨,还不敢告诉他们实情。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关心政策。新闻上老说“国五条”,天天听也耳熟了,可是,喊了很久,“国五条”也只是个影子,到底怎么实施?从什么时候开始实施?我能不能换房?能不能贷款?所有这些全是问号。咱不了解政府这些个政策到底都是怎么出来的,怎么感觉就像看皮影戏似的,模模糊糊,遮遮掩掩,突然就杀你个回马枪,让你防不胜防。

将自己住过的房子搭建出来

为何这些人过着这样早上进城上班、晚上回家睡觉的生活?闲置资源难以利用、缺乏产业和就业支撑,是这个大型居住区变成“睡城”的主要原因。简单说,就是“睡城”没有好工作。2015年,“睡城”迎来了转机,北京昌平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发展”)总经理王颖经历了这场转变的全过程。

现在,我手里掐着120万元,可什么也干不了。有时候,看着存折上那一堆零,都让人添堵。要买二手房我没有贷款资格了,拿着120万元在北京全款买个能养孩子的房,你觉得现实吗?我看了看顺义周边的房子,连没有地铁的地方都2万元了,总不能越换越小吧。否则就只能再往远了走,去怀柔、密云,这样一来工作又麻烦了,再说老人都在这边。

图片 9

王颖回忆,2015年5月,作为昌平区政府全资设立的产业生态投资运营企业,昌发展刚刚成立不久,就被腾讯公司找上了门。“他们很多员工都住在回龙观、天通苑,所以想就近寻找一个创业空间。”借此机会,昌平区盘点了“睡城”的资源。调研结果显示,在回龙观、天通苑居住的100多万人口中,60%以上拥有大专以上学历,70%左右是45岁以下的青年人群,而且多从事IT、金融、文化设计等工作。这给了昌发展一个启发,挖潜“回天地区”的闲置资源,为这些年轻人提供创新创业的环境。如果职住问题平衡了,“睡城”就不再“沉睡”了。

用别人的名义买房?也不靠谱。我有四个表弟,特铁的“发小”,可是,人家都还单身,现在北京规定单身不能买二套房,把名额给我用了,人家将来结婚买房怎么办啊。买新房倒是不受限制,还可以贷款,上周末我跟老婆去顺义的几个新盘看了一圈,更丧气,同样面积的房子总价都过200万了,让我贷80万元,每月还5000多元,就我俩这收入水平,再加上将来孩子的开销,怎么能还得起。

这位耄耋老人

2015年11月8日,位于回龙观西大街南侧的腾讯众创空间正式投入使用。此前,这里是一处征地拆迁后的农村劳动力安置房,出租成大卖场,但空置率较高。经过重新打造,“灰头土脸”的大卖场变成色彩斑斓的众创空间,5.5万平方米的产业空间聚集了数百创业团队。

有人给我出主意,让我把我妈望京那套房子卖了,再给她换个远点儿的,剩下的钱贴补给我。我听着都快哭了。我妈前两年得了乳腺癌,手术之后还吃着药,动不动就要去医院,她现在那房子离望京医院就5分钟步行,我都30多岁的人了,怎么忍心还要折腾我妈。

13个房模,见证了时代变迁

2017年8月,昌发展将回龙观龙域中心的劳动力安置房改造成13万平方米的创业空间,引入智能硬件、大数据、AI等硬科技项目创业团队。“回天地区”的创业氛围吸引了众多创业项目,但这些创业团队也遇到了难题。入驻龙域中心的北京奥维视讯公司创始人王宇介绍,如果想招聘住在回龙观以外的员工非常难。王宇的这个担心,龙域中心已经想到了,龙域中心二期的人才公寓近期对外开放,租金比同地区房屋租金略低。

唯一的方式就是挣钱,可我俩这工薪阶层的水平,要攒出几十万,是天方夜谭。除非用我手里这120万元投资,挣出个几十万元来,填补上差价。可这是多么疯狂的冒险。别说我自己,就我那几个做生意的哥们儿都跟我说,这钱送给他们用,他们都不敢用,因为这是我的老本啊。万一有个闪失,可连个小房子都没有了。

今天,让我们一起

继回龙观之后,天通苑也打造了以极客丛林为代表的双创社区,重点发展泛文创产业。经过3年多的发展,“回天地区”打造了多个具有代表性的创业空间和产业园,引入项目估值已达数百亿元。从此,创业者的工作、生活都在家门口。

按照跟买方签的合同,到5月初就得给人家腾房了。还有两个月,我就要当爸爸了,多幸福的事儿;可是,还有一个月,我就没有家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租房子?每月资金两三千,越花越少,将来房价越来越贵,缺口就会越来越大;搬去我岳母家住?可以先把孩子生了,可也不是长久之计。从东直门到望京再到顺义,离童年的记忆越来越远,我认了,因为我觉得用距离换来了生活质量的提高,也值。可现在,连顺义都住不起了。这是北京,是我的家啊,总不能把我赶到河北去买房吧。

了解一下他是如何做的?

2016年6月,昌平区正式被纳入第二批双创示范城市名单,从2016年至2018年,昌平区双创资金拟安排资金22亿元,同时组织成立“双创”金融服务联盟,搭建了母基金体系,成立了中小双创母基金、中小成长母基金和产融母基金,基金规模分别是9亿、6亿和100亿。通过资本的撬动作用,加速双创社区创新项目的跨越式发展,构建了“产业 资本”的生态链。

中产阶层粉碎机

温暖记录者

投入200亿 三年后将大变样

(受访者:李青,41岁,律师)

张老爷子名叫张福顺,今年89岁,原籍吉林省吉林市,现居天通苑北三区。张老爷子家的客厅里有一个玻璃柜,里面存放着他制作的13个“房模”

昌平区在“回天地区”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方面也做足了功课,使本地居民也能受益。今年7月,北京市委常委会讨论并通过《优化提升回龙观天通苑地区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计划三年内,要对回龙观天通苑地区投资200亿。

在人们的印象中,“中产”代表着依靠智力与技能获取可观的收入,代表着有房、有车,还有时间休闲旅游,代表着一种有质量有尊严体面的生活方式。我和我老婆都从事法律工作,我是一家律所的合伙人,我老婆在一家上市公司做法务,我俩一年收入50万元左右。家里有两辆车,一辆宝马,一辆凯美瑞,听着很不错吧。若单纯从收入上看,我们应该是标准的北京中产阶层,甚至还是中上水平的中产者。但最近的换房经历,却让我们意识到,所谓的中产,只不过是海市蜃楼。

13个“房模”有大有小

到2020年,北京将在“回天地区”实施涉及4个领域、共计17项具体任务。未来3年中,“回天地区”将推进26个教育项目,预计提供1.3万个学位;将新增2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3个医院项目;一批体育公园、小剧场等配套设施将充实市民生活;8个养老项目将满足公共服务需求;停车管理秩序将进一步规范,还将设置数千个停车位。

我跟老婆是大学同学,2000年来到北京。当时,我们都进了国企。那时候正好天通苑刚建好,经济适用房2650元/平方米,我们两人的工资都只有1000元左右,也就很顺利地申请了一套经适房。106平方米,总共花了不到30万元,我俩贷了十几万元,没几年就还上了。这是我们在北京的第一套房,虽然面积听着不小,但天通苑的房子公摊大,实际使用面积并不大,做两居室还有些局促。2001年,我老婆所在的单位集资建房,我们两家又凑了十来万块钱,搭上了集资建房的末班车,在顺义买下了这第二套房。

每个都标注上了名字:

人物

用两年的时间,我们就在北京买了两套房子,这在很多同学看来,简直太幸运了。现在来看,那两年也是我们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我们不仅从老家西安来到北京打拼,还在这里安置了两个家,很有成就感。

“童年旧居”“夕照寺旧居”

原北店村党支部书记

可是,一觉如梦,十年方醒,现在,这种成就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蒲安里旧居”“天通苑”……

刘玉增:农田建成商业楼 村民住进新社区

2005年,嫌国企的工资太低,老婆跳槽到一个私营的上市公司,收入翻了好几番,从每月1000多元涨到5000多元。在这之前,我也从国企出来,下海单干当起了律师。刚开始那两三年很难,基本没有案源,都是靠给人家打下手,后来慢慢就好了。到2006年,我们又有了30万元左右的积蓄。

“童年旧居”是“房模”中最大最漂亮的

城铁13号线回龙观站东侧路边,有一棵200多岁的老槐树,直径将近1米,树冠高十几米,用刷着红漆的栅栏围着。盛夏时节里,老槐树的枝叶还算茂盛,但偶尔也能从中发现几枝枯枝,就像一位上了年纪的人,黑发中夹杂的白发。记者见到刘玉增的时候,他正巧在老槐树旁乘凉,他说他最喜欢到这儿来遛弯儿,看见这棵老槐树,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这笔钱怎么用?当时我俩起了分歧。按我的意思,就去望京再买套房,就当投资了,最起码稳健。我们也真的去望京看了几次,可始终没下决心。再说,那时候楼市普遍弥漫着一种说法,说过了奥运会就得崩盘。我老婆迷上了炒股,那两年正是中国股市最疯狂的时候,回报率比买房子划算得多。拗不过老婆,就把钱都给了她,让她去炒股。刚开始也确实赚了不少,最多的时候翻了一番都不止,可是,炒股的人都一样,真正能做到见好就收的人没几个。到2008年,股市大跌,投资被套死,不仅把挣出来的钱全部赔光,就连当初的本金也只拿回了一半。

长方形的院子

今年68岁的刘玉增是土生土长的回龙观人,2000年以前,他所居住的北店嘉园社区还叫北店村,是个以农业、畜牧业和加工制造业为主的普通近郊农村。

2009年开始,房价开始嗖嗖地涨起来。可这时候,我俩没那么多钱了啊。炒股剩下的十几万,再加上两个人攒的一点积蓄,加起来也不到30万元。我俩又去望京看了看,房价已经从两年前每平方米的1万出头涨过了2万元,我们这点钱也买不了什么像样的房子。再说,连望京的房子都过了2万元,这在我们看来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从心理上还没法接受。我俩刚来北京的时候,望京还只有两个小区,人烟稀少,到了晚上黑漆漆一片,很多地方还种着树呢。

有大门、影壁墙、正房、厢房

他拉着记者,在老槐树的周围转悠,回忆他小时候的记忆。“这儿原来是座庙,我们管它叫南庙,是我们村的最南头,北边是大片的平房。”记者顺着刘玉增的手往北看,平房早已不见踪影,映入眼帘的是回龙观城铁站、如织的人流和成片的现代居民楼。

考虑再三,我们觉得在望京买房不值得,还不如把这笔钱在老家西安买套房。于是,我俩回西安买了套房,每平方米5000元,付了一半,贷了一半,平时就用来出租。这或许是这10年来,我俩做的回报率最高的一笔投资,现在那房子已经涨到了每平方米1万元。

还有一棵满树黄叶的枫树

北店村的变化,要从改革开放说起,刘玉增是见证人和亲历者。1950年生人的刘玉增从小生活在北店村,15岁就开始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了。1977年,聪明肯干的他被任命为生产队的干部,正巧在那个时候,改革开放的春风刮进了北店村。当时的北店村紧挨北郊农场,而北郊农场已经有了好几个奶牛场,当时村集体觉得养牛挺挣钱,牛粪还能拉到大田里当肥料,一举两得。1980年,北店村跟北郊农场一拍即合,建立了回龙观地区第一家国营和村集体联合经营的奶牛场。

没在望京买房,不代表着我们就放弃了在北京买房的想法,还是不甘心啊。顺义的房子我们住了两年就让给父母住了,上班不方便,再说我的客户基本都在市里,来回谈点业务太麻烦。可天通苑的房子,我俩住起来并不宽裕,虽然没要孩子,可我俩回家都得干活儿,需要两个书房。因此,我们一直琢磨着,怎么在北京换套舒适点儿的大房子。

图片 10

一开始,奶牛场只有4头牛。后来,奶牛场规模越做越大,从4头到10头,再到50头,最高峰的时候曾经达到过100多头的规模。

从2010年开始,我们就盯着北苑附近那片区域,在天通苑南边,环境也熟悉,开车进城也方便。可是,等到那几个新盘开盘的时候,好家伙,把我们吓一跳,每平方米2.7万元。我俩合计,要不把天通苑和顺义这两套房子都卖了,然后在北苑换个大的。一晃到了2011年,150平方米的房子,总价都500万元了。我们计算过,天通苑和顺义的房子总共能卖350万左右,再加上我俩几十万元的积蓄,还有七八十万元的缺口。因为以前贷过两次款,又不能贷款。找谁借去?周围的同龄人,谁的钱也没闲着,大家都铆足了劲儿用钱赚钱的时候,开不了这口。

图片 11

奶牛场让生产队摸到了经营的门路,后来又开起了化工厂、油脂厂、运输队等,和改革开放前相比,村民的生活有了起色。但是,农民还是以种地为主要生活来源。此外,虽然这些业态当时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但在现在看来,都不能长远发展。

正好,我在天通苑的邻居要卖房,年前中介带客户去看的时候,偶然间被我发现了。回家跟老婆一商量,还不如把它买下来。邻居的房子是140平方米,够大,而且跟我现在的房子挨着,将来也好照顾老人。邻居也不含糊,250万元,一分不减。我们决定把顺义那套房子卖掉,让父母住进我们现在住的房子里,我们则装修一下这套新买的大房用。

一个个精巧的立体房屋模型,有整套的农家宅院,也有现在的楼房住宅,从前期的绘图到制作,再到添加小摆件、小装饰,都是老人自己弄的!

1998年,刘玉增当选北店村党支部书记。当时除了少数外出打工赚了钱的人,大多数村民依然住在破旧的平房里,正发愁怎么才能带着村民过上好日子的时候,出现了转机。回龙观成为北京市政府批准建设19个经济适用房项目之一,被命名为回龙观文化居住区,从明朝就有祖先落户在此的北店村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改变。

想明白了就赶紧干,否则也夜长梦多。我把顺义那房子交给中介,特意比市场价少要了几万块钱,但条件必须有一个,要商贷,不接受公积金贷款,因为公积金太慢,我等不起。按照北京的限购政策,我必须赶紧把顺义那房子卖了,才能腾出名额过户天通苑这套房子。再说,我已经跟邻居签了合同,人家也是换房,也等着用名额,所以,像个连环套,一环脱钩,后面的链子就断了。

张老爷子从2013年开始

2001年,北店村近6000亩土地被征用,建设回龙观文化居住区,北店村在原址北侧选了地块,盖起了回迁楼。拆迁、改造、盖楼、分房,这些事儿在现在看来很常见,但是在2001年还是个新鲜事儿,刘玉增带着村干部,一遍又一遍地讲道理,把不愿意拆迁的村民给说动了。为了给村民争取利益,刘玉增又带着村干部找开发商谈判,要来了46亩土地,盖起了北店时代广场商业楼,招商引资,不仅解决了村里900多个劳动力,还将商业出租收益拿到村里股份分红。

那几天正赶上楼市火爆,“刚需”的年轻情侣天天来看房,可真出手的却没有。顺义的房子在六楼,为了增加卧室,客厅比较暗,不太符合年轻人的胃口。我盘算着时间,到1月5日再卖不出去,那就只有跟老婆办假离婚了。否则,错过了天通苑这套房子,我俩都觉得不太可能再有更合适的了。以前总设想着将来往城里走,去望京或亚运村换套大房子,可后来的房价彻底粉碎了这个想法。

动手制作第一个“房模”——“童年旧居”

从2003年开始,北店村正式更名为北店嘉园社区,2200多位村民搬进了新家,每年年底,每位村民都能拿到一笔不少的分红。虽然比原村往北移了300米,但新盖起来的回迁楼不仅楼房漂亮、户型敞亮,小区里的绿化面积接近40%,文体设施一应俱全,北店村的村民们过上了城里人都羡慕的幸福生活。

好在,1月3日晚上,距离最后时间还有一天的时候,房子卖出去了。买方也是一对“80后”情侣,妻子怀孕了,也是跟时间赛跑。有惊无险,还算顺利,赶在“两会”前,我们一环接一环地办完了手续。过了没几天就听到说“国五条”要征收20%个税的事儿,想想都吓一身冷汗。如果按照规定由卖方承担,那么我卖出去的顺义那套房子,光个税就得20多万元;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税费基本都由买方来承担,那么,我新买的天通苑这套房子,光个税就得40万元。我不是炒房的,也不是投资的,就为了换套舒适点儿的房子,就得交给国家几十万的税,想不通啊。

自此就一发不可收

如今,刘玉增虽然已经退休,偶尔还会给村集体出出主意、支支招。闲暇之余,他最喜欢走出社区,来到这棵老槐树跟前,跟这位“老伙计”叙叙旧。“它已经守了我们200多年了,我们得好好保护它,让它继续看着我们北店村的村民越过越好。”

顺义的房子我卖了130多万元,再加上这几年我俩的积蓄,天通苑这套房还有五六十万元的缺口。没办法,只有借了。绕了一圈,还是没能进城换房,还是不得不张口借钱。唯一庆幸的是,我和老婆没有为此去离婚。

先后做成近20个“房模”

大事记

我不愿意向大家袒露自己的故事。房子是一个家庭财富故事中最隐秘的部分,也是最直观的部分,只要说一说买房的经历,爱情、亲情、友情都能扯进来,这个家庭的酸甜苦辣就会暴露无遗。我和妻子是丁克,一直不打算要孩子,还被房子折腾成这样,更别说那些为了孩子上学换房的朋友了。我有个女同学,以前也是丁克,后来再婚嫁了个人,人家想要孩子,她现在住在回龙观,天天想着怎么换房子去望京,就为了孩子上学。可是,望京的房动辄一套四五百万元,要是有500万元,我肯定拿着去南方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来,提前退休了。

觉得不满意的就重做,最后只保留了13个

●打造中关村科技园区昌平园

现在花250万元在天通苑买这套140平方米的房子,跟三年前在望京看的房子一样。只是过了三年,从我身边的朋友来看,如果2009年那一波房价高涨的浪潮没赶上,就意味着此后这三年赚的钱都白赚了。

这些作品,算不上精雕细刻、巧夺天工

1991年11月9日,北京市政府批准建立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昌平园区。同年,成立园区办公室。次年7月1日,举行昌平园区建设开工典礼。

我想,这次换房就是我在北京最后一次买房了。不知未来北京房价会变成什么样子,但不管是卖还是买,我都厌倦了。我们打算再干几年就退休,把北京的房子一卖,带着钱去找个小地方养老。

但都是他的心血所聚

1994年4月25日,国家科委批准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昌平园区调整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

更承载着他的人生故事和珍贵回忆

1999年6月,国务院批准创建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昌平科技园区正式更名为中关村科技园区昌平园。

图片 12

●建设回龙观文化居住区

图片 13

1999年3月,回龙观成为北京市政府批准建设19个经济适用房项目之一,被命名为回龙观文化居住区,是全国规模最大的经济适用房项目,规划总建筑面积850万平方米,规划居住人口近30万。

张福顺于1948年参加工作,此后一直没有离开铁路系统,历经多次调动,辗转吉林、齐齐哈尔、沈阳、北京等地。这期间,他和家人住过平房、小房子直到现在的大房子,面积也从20平方米到57平方米再到122平方米……

2000年5月10日,回龙观文化居住区一期入住。

“你看这个‘夕照寺旧居’,是一间半平房,是1953年我刚调到北京工作后单位分的,面积大概20平方米,我们一家加上我岳母一起生活。当时大家一心扑在工作上,丝毫不觉得拥挤。”张老爷子说,他们一家五口在这个小平房里生活了28年。

●建设沙河高教园区

在此期间,国家各项事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他的家庭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岳母病故,两个儿子先后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家。

2001年10月,北京市委、市政府批准“在昌平沙河地区和房山良乡地区建设两个高教园区”,昌平沙河高教园区筹建工作正式启动。

图片 14

●从未来科技城到未来科学城

仔细观察张老爷子制作的天通苑“房模”

2009年7月28日,由神华集团牵头建设的国家级能源科技研发机构“北京低碳清洁能源研究所”奠基开工,这也标志着未来科技城建设工作正式启动,在新能源、信息、冶金、节能环保、航空、新材料等关系我国能源发展战略和重大产业布局的领域,打造一流科研人才聚集高地,引领科技创新研发平台。

连着阳台的大客厅、两个卧室、卫生间、厨房一应俱全

2017年4月初,未来科技城更名未来科学城,占地面积较之前增加近3倍,定位也由央企人才创新创业基地向全国科创中心主平台转变,吸纳众多央企驻足,共享协同创新资源,打造世界一流的科技中心,树立起创建中国“硅谷”的蓝图。

1981年,因老伴患有心脏病,去公共厕所十分不便,经过申请,张福顺分到了单位在蒲黄榆新盖的楼房,也就是“房模”中的“蒲安里旧居”。这是一套两室一厅一卫、面积57平方米的小房子。

本报记者 叶晓彦 J224

“1998年,国家开始进行房改,北京的商品房逐渐多起来。城区面积越扩越大,楼盖得越来越高、越来越漂亮。”2005年,张福顺卖掉了蒲安里的房子,在天通苑购置了人生中的第7套居所。

昌平区委宣传部供图

图片 15

制图关印 H252

在“现在这个房子面积122平方米,有电梯,采光好。儿子和孙子们也都有自己的房子。国家发展强大了,最受益的还是咱们老百姓!”张福顺感慨连连。

图片 16

“从十平方米的平房,到现在宽敞的楼房,我的换房经历,其实也见证着新中国的发展历程。”张福顺感慨地说。

老人制作的这些“房模”

浓缩了他大半辈子的记忆

同时

老人还想装进更多

美好&爱的记忆

图片 17

纪念改革开放40年

内容 张宜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昌平一老人拥有13套“房”,可他还想装进更多…

上一篇:现在不是过去能比得上城市的茶艺术文化化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校史故事365】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131 交大
    【校史故事365】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131 交大
    原标题:兴庆路的悬空电线,挑战着我的发际线 兴庆宫,位于唐代长安城 东门春明门内,属于长安外郭城 的兴庆坊,原系唐玄宗登基前的藩邸。沿革李隆
  • 太燃!参加“蓉城之秋开幕演出”外地歌迷凭票
    太燃!参加“蓉城之秋开幕演出”外地歌迷凭票
    原标题:9月城市指南丨这份最新成都打卡攻略,即将刷爆你的朋友圈! 2019 Strawberry Music Festival 听完崔健《一无所有》后,驻足在武侯祠的秋夜,感受三国
  • 梦回唐朝不是梦,来国博见见真文物
    梦回唐朝不是梦,来国博见见真文物
    原标题:梦回唐朝不是梦,来国博见见真文物 科技日报记者 唐婷 洪星 开幕式现场 原标题:国博新展:唐代壁画、法门寺地宫与何家村文物一一呈现 还在
  • 谨防4种大门设计让你破财
    谨防4种大门设计让你破财
    门窗设计也有讲究,设计不合理,就容易破财哦!要小心你家的大门风水。守紧你家的大门! 住宅大门是空间分隔的最外部标志,即是气口,阳宅之门接纳
  • 如何醒来?
    如何醒来?
    原标题:好读 | 离异庆祝日 佛塔的梵语意思为“觉悟者”,形容彻底醒悟之人。可是要达到规定的标准这种程度的人除了佛塔还应该有谁? 历史观的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