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向《列女传》:一本有趣离奇的书
分类:历史人物

《列女传》陈女夏姬2018-07-14 19:29列女传点击量:99

1.不死古帝虞舜

娥皇和女英是虞舜的两个妃子,也是唐尧的女儿。帝尧为了考验虞舜,特地把两个女儿嫁给他。两个公主嫁给虞舜之后,并没有因为自己地位尊贵而蛮横,与虞舜相亲相爱。

虞舜以孝顺闻名,虽然继母与父亲都不喜欢自己,但是不管他们对自己做过什么,他都依然如故。甚至奉养二老益甚。

有一次,父亲与弟弟设计谋杀虞舜,就叫虞舜去修补高处的粮仓。等到舜爬到顶端时,瞽叟马上把梯子搬走,并且点燃粮仓。虞舜看到后,直接从粮仓上斜跳下去,逃过一劫。

瞽叟父子看见不能杀死虞舜,马上又叫他下井去疏浚。待虞舜下井之后,二人马上把井盖盖上,舜最终还是逃了出来。

瞽叟父子二人很生气,连续两次都没有杀掉虞舜。最后心生一计,打算把虞舜直接灌醉杀掉。虞舜接到邀请后,告诉了娥皇女英。两女知道丈夫的父亲与弟弟一直想置他于死地,于是就让舜事先进行药浴。等舜赴约后,果然千杯不醉。最终又逃过一劫。

虞舜经过三次被杀,还是没有怪罪父母弟弟,实在没办法就跑到空旷的地方哭喊:

老天啊!父母啊!为什么?是我做得还不够好吗?

有虞二妃者,帝尧之二女也。长娥皇,次女英。舜父顽母嚚。父号瞽叟,弟曰,敖游于嫚,舜能谐柔之,承事瞽叟以孝。母憎舜而爱象,舜犹内治,靡有奸意。

四岳荐之于尧,尧乃妻以二女,以观厥内。二女承事舜于畎亩之中,不以天子之女故而骄盈怠嫚,犹谦谦恭俭,思尽妇道。

瞽叟与象谋杀舜,使涂廪。舜归告二女曰:“父母使我涂廪,我其往?”二女曰:“往哉!”舜既治廪,乃捐阶,瞽叟焚廪,舜往飞出。

象复与父母谋,使舜浚井。舜乃告二女,二女曰:“俞,往哉!”舜往浚井,格其出入,从掩,舜潜出。

时既不能杀舜,瞽叟又速舜饮酒,醉将杀之。舜告二女,二女乃与舜药浴汪,遂往。舜终日饮酒不醉。舜之女弟系怜之,与二嫂谐。

父母欲杀舜,舜犹不怨,怒之不已。舜往于田号泣,日呼旻天,呼父母。惟害若兹,思慕不已。不怨其弟,笃厚不怠。

既纳于百揆,宾于四门,选于林木,入于大麓。尧试之百方,每事常谋于二女。

舜既嗣位,升为天子,娥皇为后,女英为妃。封象于有庳,事瞽叟犹若初焉。天下称二妃聪明贞仁。舜陟方,死于苍梧,号曰重华。二妃死于江、湘之间,俗谓之湘君

——刘向《古列女传•母仪传》

图片 1

《列女传》陈女夏姬

2.三弃神胎后稷

后稷是周朝的始祖,名弃。传闻他的母亲姜嫄在唐尧时看见一个巨大的足迹,非常好奇就跑过去踩了一下,回家不久后竟然怀孕了。姜嫄认为这个孩子是不祥的,就把他扔掉抛弃了。

把他丢弃到陋巷,那些牛羊却下意识地避开后稷,不去踩他。

接着姜嫄又把他送到森林里,但是到森林砍树的伐木工却主动给他铺垫子盖棉被。

姜嫄还不死心,就把后稷送到寒冰之上,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来往的飞鸟竟然全都飞过去张开翅膀保护他。

姜嫄被打败了,觉得这个孩子非常神异,就把他抱回家了,因为多次抛弃他,就取名为“弃”。

姜嫄者,邰侯之女也。当尧之时,行见巨人迹,好而履之,归而有娠,浸以益大。心怪恶之,卜筮禋祀,以求无子。

终生子,以为不祥,而弃之隘巷,牛羊避而不践。

送之平林之中,后伐平林者咸荐之覆之。

取置寒冰之上,飞鸟伛翼之。

姜嫄以为异,乃收以归。因命曰。姜嫄之性,清静专一,好种稼穑。及弃长,而教之种树桑麻。弃之性明而仁,能育其教,卒致其名。尧使弃居稷官,更国邰地,遂封弃于邰,号曰后稷。及尧崩,舜即位,乃命之曰:“弃!黎民阻饥,汝居稷,播时百谷。”其后世世居稷,至周文、武而兴为天子。

——刘向《古列女传•母仪传》

陈女夏姬者,陈大夫夏征舒之母,御叔之妻也。其状美好无匹,内挟伎术,盖老而复壮者。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夏姬之子征舒为大夫,公孙宁仪、行父与陈灵公皆通于夏姬,或衣其衣,或裴其幡,以戏于朝。泄冶见之,谓曰:“君有不善,子宜掩之。今自子率君而为之,不待幽闲于朝廷,以戏士民,其谓尔何?”二人以告灵公,灵公曰:“众人知之,吾不善无害也。泄冶知之,寡人耻焉。”乃使人征贼泄冶而杀之。灵公与二子饮于夏氏召征舒也,公戏二子曰:“征舒似汝。”二子亦曰:“不若其似公也。”

3.卫礼守信狂魔楚贞姜

贞姜,是齐国国君的女儿,楚昭王的夫人。有一次和昭王出去游玩,昭王把她留在渐台之上,并约定会叫人拿着信物来接她走。可是贞姜不见信符,不愿违背约定,最终被大水冲走而死。

贞姜者,齐侯之女,楚昭王之夫人也。

王出游,留夫人渐台之上而去。

王闻江水大至,使使者迎夫人,忘持其符。使者至,请夫人出。

夫人曰:“王与宫人约,令召宫人必以符。今使者不持符,妾不敢从使者行。”

使者曰:“今水方大至,还而取符,则恐后矣。”

夫人曰:“妾闻之:贞女之义不犯约,勇者不畏死,守一节而已。妾知从使者必生,留必死。然弃约越义而求生,不若留而死耳。

于是使者反取符,还则水大至,台崩,夫人流而死。

——刘向《古列女传•贞顺传》

征舒疾此言。灵公罢酒出,征舒伏弩厩门,射杀灵公。公孙宁仪、行父皆奔楚,灵公太子午奔晋。其明年,楚庄王举兵诛征舒,定陈国,立午,是为成公。庄王见夏姬美好,将纳之,申公巫臣谏曰:“不可。王讨罪也,而纳夏姬,是贪色也。贪色为淫,淫为大罚。愿王图之。”王从之,使坏后垣而出之。将军子反见美,又欲取之。巫臣谏曰:“是不祥人也。杀御叔,弒灵公,戮夏南,出孔仪,丧陈国。天下多美妇人,何必取是!”子反乃止。庄王以夏姬与连尹襄老,襄老死于邲,亡其尸,其子黑要又通于夏姬。巫臣见夏姬,谓曰:“子归,我将聘汝。”及恭王即位,巫臣聘于齐,尽与其室俱,至郑,使人召夏姬曰:“尸可得也。”夏姬从之,巫臣使介归币于楚,而与夏姬奔晋。大夫子反怨之,遂与子重灭巫臣之族而分其室。诗云:“乃如之人兮,怀昏姻也,大无信也,不知命也。”言嬖色殒命也。

颂曰:

4.霸道熊掌吃货总裁楚成王

郑瞀(mào)是随从秦国嬴姓女子陪嫁入楚的郑国女子,楚成王的夫人。有一次,楚成王登上高台俯看后宫众女,后宫众人都争着去看成王。只有一个人例外。郑瞀行走如初,仿佛不知道这件事一样。

于是成王便说:那个女子回过头来!郑瞀没有回应。

成王又说:你回头看我,我就娶你做我的夫人。郑瞀还是不回头。

成王接着说:你回头看我,我就赏赐你千金,并且加封你的父兄。郑瞀还是不回头。

成王坐不住了,就下台走到郑瞀面前,亲自问她原因。

楚成王抱得美人归之后,不久立公子商臣为太子,之后突然又想立公子职为太子。太子知道后就发兵作乱,楚成王被围困。眼看太子大势已成,而且准备杀死自己。既然难免一死,楚成王就请求太子,叫他在处死自己之前让他吃吃熊掌。太子没有答应,楚成王便自杀了。

郑瞀者,郑女之嬴媵,楚成王之夫人也。初,成王登台,临后宫,宫人皆倾观,子瞀直行不顾,徐步不变。

王曰:“行者顾。”子瞀不顾;

王曰:“顾,吾以女为夫人。”子瞀复不顾;

王曰:“顾,吾又与女千金而封若父兄。”子瞀遂行不顾。

于是王下台而问曰:“夫人,重位也。封爵,厚禄也。壹顾可以得之,可得而遂不顾,何也?”子瞀曰:“妾闻妇人以端正和颜为容。今者,大王在台上而妾顾,则是失仪节也。不顾,告以夫人之尊,示以封爵之重,而后顾,则是妾贪贵乐利以忘义理也。苟忘义理,何以事王?”王曰:“善。”遂立以为夫人。

处期年,王将立公子商臣以为太子。王问之于令尹子上子上曰:“君之齿未也,而又多宠子。既置而黜之,必为乱矣。且其人蜂目而豺声,忍人也,不可立也。”王退而问于夫人子瞀,曰:“令尹之言,信可从也。”王不听,遂立之。其后商臣子上救蔡之事谮子上而杀之。子瞀谓其曰:“吾闻妇人之事,在于馈食之间而已。虽然,心之所见,吾不能藏。夫昔者,子上言太子之不可立也,太子怨之,谮而杀之。王不明察,遂辜无罪。是白黑颠倒,上下错谬也。王多宠子,皆欲得国。太子贪忍,恐失其所。王又不明,无以照之。庶嫡分争,祸必兴焉。”

后王又欲立公子职。职,商臣庶弟也。子瞀退而与其言曰:“吾闻信不见疑,今者王必将以太子,吾惧祸乱之作也。而言之于王,王不吾应。其以太子为非吾子,疑吾谮之者乎!夫见疑而生,众人孰知其不然?与其无义而生,不如死以明之。且王闻吾死,必寤太子之不可释也。”遂自杀。保母以其言通于王。

是时太子知王之欲废之也,遂兴师作乱,围王宫。

王请食熊蹯而死,不可得也,遂自经。

——刘向《古列女传•节义传》

夏姬好美,灭国破陈,走二大夫,杀子之身,殆误楚庄,败乱巫臣,子反悔惧,申公族分。

5.桑下戏妻鲁秋胡

鲁国的秋洁妇是秋胡子的妻子,二人刚结婚不久,秋胡子就需要到远方去做官。五年后才回来。

秋胡子和妻子结婚时,两人都还是青春少年少女。五年之间,两人的外貌变化还是很大的。

某天,秋胡子在快到家的路上看见一个娇俏的小娘子,见猎心喜。于是跑过去撩妹。

秋胡子说:妹子,哥哥我长途跋涉远道而来,可不可以在你的桑树下休息一会儿?

洁妇没有理这个突然出现的公子哥。继续采桑。秋胡子见姑娘没有理会自己,想了想打算用利诱的方式敲开姑娘的心。

像一个人生导师,谆谆教诲:努力耕种不如碰上一个丰年;辛勤采桑不如嫁给一个达官贵人。小子不才,五品闲官一个,俸禄一千石。愿意娶小娘子为妻。姑娘能否给在下一个机会?

洁妇顿时怒了!

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妇,洁妇自有夫!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

何用识夫婿?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千万余。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为人洁白晰,鬑鬑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坐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

秋胡子见没戏就回家了,在拜见了父母之后。就叫人去把自己五年没见的妻子找来。

让秋胡子意外的是,刚刚自己调戏的女子,竟然是她……

洁妇者,鲁秋胡子妻也。既纳之五日,去而官于陈,五年乃归。

未至家,见路傍妇人采桑,秋胡子悦之,下车谓曰:“若曝采桑,吾行道远,愿托桑荫下餐,下赍休焉。”妇人采桑不辍。秋胡子谓曰:“力田不如逢丰年,力桑不如见国卿。吾有金,愿以与夫人。”妇人曰:“嘻!夫采桑力作,纺绩织纴,以供衣食,奉二亲,养夫子。吾不愿金,所愿卿无有外意,妾亦无淫泆之志,收子之赍与笥金。”秋胡子遂去。

至家,奉金遗母,使人唤妇至,乃向采桑者也。秋胡子惭。妇曰:“子束发修身,辞亲往仕,五年乃还,当所悦驰骤,扬尘疾至。今也乃悦路傍妇人,下子之装,以金予之,是忘母也。忘母不孝,好色淫泆,是污行也,污行不义。夫事亲不孝,则事君不忠;处家不义,则治官不理。孝义并亡,必不遂矣。妾不忍见,子改娶矣,妾亦不嫁。”遂去而东走,投河而死。

——刘向《古列女传•节义传》

图片 2

6.自我推销界第一人钟离春

钟离春是齐国无盐邑的一个女子,齐宣王的王后。长得其丑无比,四十岁了还没有嫁出去。但是她却有一个大志向——嫁给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有一天她跑到宣王那里,对门卫说:听说宣王圣明有德,我愿意自荐枕席替宣王打扫后宫。

门卫把消息传给正在聚会的宣王,旁边的大臣们听见后,都哈哈大笑:据说钟离春是齐国最丑之人,她还有没有自知之明。皇上乃九五至尊,岂是她这种下贱之人配得上的?

齐宣王身为帝王,尤其是一个圣明的君主。当然不能说这些话,不然天下人知道了,容易扰乱民心。那就看看这个丑女有什么自信?

钟离春进来后,果然名不虚传。丑中极品,但是宣王看她从容自信,就问道:春姑娘,我的后宫佳丽三千人,网罗齐国最美丽的女子。妃嫔已经足够,你还来干什么呢?莫非你有什么特长?

钟离春答道:我会一点“隐语”!

宣王内心大笑,自己闲来没事就喜欢精读《隐语》一书,天下还有什么隐语自己不知道?

钟离春就说了一个隐语,宣王听后久久不能解答。等他想问钟离春答案时,钟离春已经先行回家了!于是马上打开《隐书》来查找,不得!

钟离春者,齐无盐邑之女,宣王之正后也。其为人极丑无双,臼头,深目,长指,大节,卬鼻,结喉,肥项,少发,折腰,出胸,皮肤若漆。行年四十,无所容入,衒嫁不售,流弃莫执。

于是乃拂拭短褐,自诣宣王,谓谒者曰:“妾,齐之不售女也。闻君王之圣德,愿备后宫之扫除,顿首司马门外,唯王幸许之。”谒者以闻,宣王方置酒于渐台,左右闻之,莫不掩口大笑曰:“此天下强颜女子也,岂不异哉!”于是宣王乃召见之,谓曰:“昔者先王为寡人娶妃匹,皆已备有列位矣。今夫人不容于乡里布衣,而欲干万乘之主,亦有何奇能哉?”钟离春对曰:“无有。特窃慕大王之美义耳。”王曰:“虽然,何善?”良久,曰:“窃尝喜隐。”宣王曰:“隐,固寡人之所愿也,试一行之。”言未卒,忽然不见。宣王大惊,立发《隐书》而读之,退而推之,又未能得。

明日,又更召而问之,不以隐对,但扬目衔齿,举手拊膝,曰:“殆哉!殆哉!”如此者四。宣王曰:“愿遂闻命。”钟离春对曰:“今大王之君国也,西有衡秦之患,南有强楚之雠,外有二国之难。内聚奸臣,众人不附。春秋四十,壮男不立,不务众子而务众妇。尊所好,忽所恃。一旦山陵崩弛,社稷不定,此一殆也。渐台五重,黄金白玉,琅玕笼疏,翡翠珠玑,幕络连饰,万民罢极,此二殆也。贤者匿于山林,谄谀强于左右,邪伪立于本朝,谏者不得通入,此三殆也。饮酒沉湎,以夜继昼,女乐俳优,纵横大笑。外不修诸侯之礼,内不秉国家之治,此四殆也。故曰‘殆哉殆哉’。”

于是宣王喟然而叹曰:“痛乎无盐君之言!乃今一闻。”于是拆渐台,罢女乐,退谄谀,去雕琢,选兵马,实府库,四辟公门,招进直言,延及侧陋。卜择吉日,立太子,进慈母,拜无盐君为后。而齐国大安者,丑女之力也。

——刘向《古列女传•辩通传》

图片 3

7.萝莉夫人庄侄

楚处庄侄,是楚顷襄王的夫人,一个县城人家的女儿。

当时楚王已经年过四十,爱好亭台楼阁,声色犬马。久久不立太子,国人对此颇有异议。楚王不听,屈原因此还被放逐。当是时,秦国有一统天下的野心,楚国危在旦夕。

秦国为了早日统一天下,就派张仪前往楚国离间他们,并且对楚王说:去南方高唐一游,大王或许有一场旷世艳遇?楚王颇为心动,心动不如行动,就听信了张仪的建议

那时庄侄十二岁,是一个聪明伶俐、灵动有生气的绝世萝莉。时刻关注国家大事,对自己的母亲说:楚王的所作所为,于国殆矣!我要去面见大王,陈述自己的意见。

母亲笑了笑:你这个黄毛丫头,人没长大,倒是关心起国家大事来了?楚王会见你这个小屁孩吗?

庄侄感觉“世人皆醉我独醒”,于是偷偷跑到楚王必经的路上。等到楚王的车队到来时,庄侄向开路小吏表达了自己的愿望。

楚王觉得好奇,便接见了庄侄。便问道:你有什么想向我劝谏的?

庄侄答曰:大鱼失水,有龙无尾。墙欲内崩,而王不视。

王不知,让她解释?庄侄一一道来,分析了楚王治国的利弊得失,使听者莫不叹服!王以为惊!立刻采纳了她的意见,返回国都。此时国都果然发生了叛乱,楚王马上出兵制止了这场造反之事。励精图治,楚国遂而大治,立庄侄为夫人!

楚处庄侄者,楚顷襄王之夫人,县邑之女也。初,顷襄王好台榭,出入不时,行年四十,不立太子,谏者蔽塞,屈原放逐,国既殆矣。秦欲袭其国,乃使张仪间之,使其左右谓王曰:“南游于唐,五百里有乐焉。”王将往。

是时庄侄年十二,谓其母曰:“王好淫乐,出入不时。春秋既盛,不立太子。今秦又使人重赂左右,以惑我王,使游五百里之外,以观其势。王已出,奸臣必倚敌国而发谋,王必不得反国。愿往谏之。”其母曰:“汝婴儿也,安知谏?”不遣,侄乃逃。以缇竿为帜,持帜伏南郊道旁。

王车至,举其帜,王见之而止,使人往问之,使者报曰:“有一女童伏于帜下,愿有谒于王。”王曰:“召之。”

侄至,王曰:“女何为者也?”侄对曰:“妾,县邑之女也,欲言隐事于王,恐壅阏蔽塞而不得见。闻大王出游五百里,因以帜见。”王曰:“子何以戒寡人?”侄对曰:“大鱼失水,有龙无尾。墙欲内崩,而王不视。”王曰:“不知也。”侄对曰:“大鱼失水者,王离国五百里也,乐之于前,不思祸之起于后也。有龙无尾者,年既四十,无太子也。国无强辅,必且殆也。墙欲内崩,而王不视者,祸乱且成而王不改也。”

王曰:“何谓也?”侄曰:“王好台榭,不恤众庶,出入不时,耳目不聪明。春秋四十,不立太子,国无强辅,外内崩坏。强秦使人内间王左右,使王不改,日以滋甚,今祸且构。王游于五百里之外,王必遂往,国非王之国也。”王曰:“何也?”侄曰:“王之致此三难也,以五患。”王曰:“何谓五患?”侄曰:“宫室相望,城郭阔达,一患也。宫垣衣绣,民人无褐,二患也。奢侈无度,国且虚竭,三患也。百姓饥饿,马有余秣,四患也。邪臣在侧,贤者不达,五患也。王有五患,故及三难。”

王曰:“善。”命后车载之,立还反国,门已闭,反者已定,王乃发鄢郢之师以击之,仅能胜之。乃立侄为夫人,位在郑子袖之右,为王陈节俭爱民之事,楚国复强。

——刘向《古列女传•辩通传》

8.男人杀手美夏姬

陈女夏姬,是陈国大夫夏徵舒的母亲。郑国的一个公主。其人倾国倾城,美丽无比。保养有道,堪称不老女神。三次当上王后,七次嫁给人当夫人。其性好淫,艳名远播,诸侯莫不争之,没有不被她吸引的。

夏姬起初与公孙宁仪行父陈灵公三人私通,荒淫无度。闲来没事的时候,他们穿着夏姬的衣服在朝廷上亵玩。大臣泄冶见到后就说:国君有不好的地方,你们就该主动掩饰,而不是闹得天下皆知。甚至你们不等夜深或空闲的时候就在朝廷上亵玩,这成何体统?

公孙宁、仪行父把这件事告诉了陈灵公。灵公回答道:天下人知道了我的过错,没什么关系;但是泄冶知道了,我感到羞耻。于是派人把泄冶杀了。

有一次,陈灵公与二人在夏家饮酒,喝到高兴处,灵公便开玩笑:夏徵舒长得像你们两个?

两人马上回答:他更像您啊!夏徵舒听后非常生气,最后把灵公射杀了。公孙宁、仪行父二人逃到楚国;太子午投奔晋国。

不久,楚庄王举兵讨伐夏徵舒,平定了陈国,立太子午,史称成公。

这时候,楚庄王看见了夏姬,顿时惊为天人。自己可是从没见过如此有味道充满魅力的女子。于是打算把她纳入后宫。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浑身散发着浩然正气的男子走过来,劝谏道:大王,不行!大王是来讨伐罪臣的,如果娶了夏姬。天下人则视此行为为好色,好色容易荒废大业。荒淫上天就会降下大罚,希望大王再仔细想想!

楚庄王作为春秋五霸之一,当然明白其中的利弊得失,只好忍痛放弃了。

夏姬真乃绝世尤物,将军子反看见了夏姬,也被她的美貌折服。打算将她娶回家。

说时迟,那时快。巫臣又出现了:夏姬是一个不祥之人,红颜祸水。谁跟她有染都会招来杀身之祸。你看与她有关系的丈夫夏御叔、陈灵公、儿子夏徵舒都死了;公孙宁、仪行父两人有家不敢回;陈国也因此亡国。天下间漂亮的女人多得是,何必非她不娶?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子反犹豫了一下,断掉了自己的念头。

于是庄王就把夏姬嫁给了连尹襄老,说来真是邪门,襄老在一场战争中死去了!连尸体都找不到!夏姬不甘寂寞,又与襄老的儿子黑要私通。

当时在高层引起一片哗然,有羡慕嫉妒恨,有主张杀掉夏姬的。

说时迟,那时快。巫臣去见夏姬,跟她说:你先回娘家,我将会娶你!

等到恭王即位后,巫臣到齐国访问,直接把他的家人与家产携带一起来到郑国。

到达郑国后,派人召来夏姬,对她说:可以得到襄老的尸体了!夏姬从此就跟了巫臣。巫臣派人把齐国送的礼物护送回楚国,自己则带着夏姬逃到了晋国。

远在楚国的子反听说这件事后,发尽上指冠!勃然大怒!

当年就是这厮劝我放弃了夏美人,没想到是为了自己享用!

于是就和子重一起灭了巫臣全族,并把他的家产抢劫一空。

图片 4

陈女夏姬者,陈大夫夏徵舒之母。其状美好无匹,内挟伎术,盖老而复壮者。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

夏姬之子徵舒为大夫,公孙宁仪行父陈灵公皆通于夏姬,或衣其衣,以戏于朝。泄冶见之,谓曰:“君有不善,子宜掩之。今自子率君而为之,不待幽闲于朝廷,以戏士民,其谓尔何?”二人以告灵公,灵公曰:“众人知之,吾不善,无害也。泄冶知之,寡人耻焉。”乃使人征贼泄冶而杀之。

灵公与二子饮于夏氏,召徵舒也,公戏二子曰:“徵舒似汝。”二子亦曰:“不若其似公也。”徵舒疾此言。灵公罢酒出,徵舒伏弩厩门,射杀灵公。公孙宁仪行父皆奔楚,灵公太子午奔晋。

其明年,楚庄王举兵诛徵舒,定陈国,立,是为成公。庄王见夏姬美好,将纳之,申公巫臣谏曰:“不可。王讨罪也,而纳夏姬,是贪色也。贪色为淫,淫为大罚。愿王图之。”王从之,使坏后垣而出之。

将军子反见美,又欲取之。巫臣谏曰:“是不祥人也。杀御叔,弒灵公,戮夏南,出孔、仪,丧陈国。天下多美妇人,何必取是?”子反乃止。

庄王以夏姬与连尹襄老襄老死于邲,亡其尸,其子黑要又通于夏姬。

巫臣见夏姬,谓曰:“子归,我将聘汝。”及恭王即位,巫臣聘于齐,尽与其室俱,至郑,使人召夏姬曰:“尸可得也。”夏姬从之,巫臣使归币于楚,而与夏姬奔晋。

大夫子反怨之,遂与子重灭巫臣之族而分其室。

——刘向《古列女传•孽嬖传》

刘向《列女传》中句子摘录:

故贤人之所以成者,其道博矣,非特师傅、朋友相与切磋也,妃(pèi 古同“配”)匹亦居多焉。

——刘向《古列女传•贤明传》

因此贤人能够成功的原因,方法途径太多了。不仅仅来自师傅、朋友的帮助,妻子也是重要助力之一。(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

可食以酒肉者,可随以鞭捶。可授以官禄者,可随以鈇钺。今先生食人酒肉,受人官禄,为人所制也。

——刘向《古列女传•贤明传》

可给你提供酒肉的人,也能鞭打你;能给你提供地位的人,也可以处罚你。如今先生你享受别人提供的美味,接受别人提供的官位,那你就必须受人所制。(人情债难偿: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不知其子者,视其父;不知其君者,视其所使。

——刘向《古列女传•仁智传》

不了解他的儿子,可以观察他的父亲;如果不了解君王,则可以观察他所任用的人。

死者不可以生,财物犹可复。

——刘向《古列女传•贞顺传》

死者不能够生还,财富还有复得的可能。

夫慈故能爱,乳狗搏虎,伏鸡搏狸,恩出于中心也。

——刘向《古列女传•节义传》

慈祥才能有仁爱,正在哺乳期的狗敢同老虎搏斗,正在孵蛋的母鸡敢同狐狸搏斗,都是恩情出自内心的缘故。(来自母爱的神秘力量)

君子不迁怒,不贰过。

——刘向《古列女传•辩通传》

君子不把愤怒转移到其他人身上,不犯同一种错误。

夫牛鸣而马不应,非不闻牛声也,异类故也。

——刘向《古列女传•辩通传》

牛叫而马却不回应,不是因为马没有听到牛的声音,而是它们不同类的缘故。

夫一室之中,益一人,烛不为暗;损一人,烛不为明,何爱东壁之余光,不使贫妾得蒙见哀之恩?

——刘向《古列女传•辩通传》

一间屋子里增加一个人,烛光不会因之变暗;减少一个人,烛光不会因之变得明亮。你们为何吝惜那点烛光而不让我受到一丝哀悯与恩惠呢?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向《列女传》:一本有趣离奇的书

上一篇:春秋时期鲁国政治家:季友的生平事迹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列女传》齐女徐吾
    《列女传》齐女徐吾
    《列女传》齐女徐吾2018-07-14 19:39列女传点击量:81 ○贫下 《列女传》齐女徐吾 《魏志》曰:崔林,字德,清河东武城人也。幼时宗族莫知,从兄琰异之。太
  • 妲己,被尘蔽了几千年的女子,还你一个真面目
    妲己,被尘蔽了几千年的女子,还你一个真面目
    《列女传》殷纣妲己2018-07-14 19:38列女传点击量:60 《封神演义》中的许多人都是虚构的,比如二郎神杨戬、哪吒、雷震子等等,但有些人在历史上确有其人
  • 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人事部·卷八十二
    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人事部·卷八十二
    《列女传》代赵夫人2018-07-14 19:59列女传点击量:159 ○贞女下 《列女传》代赵夫人 《列女传》曰:张氏妻者,丹阳鲁辉之女,名潜。既適张氏,会其家门伏
  • 《列女传》齐伤槐女
    《列女传》齐伤槐女
    《列女传》齐伤槐女2018-07-14 19:51列女传点击量:92 《晏子春秋》景公欲杀犯所爱之槐者晏子谏第二2018-07-1516:23晏子春秋点击量:158 《列女传》齐伤槐女 《晏
  • 《列女传》周主忠妾
    《列女传》周主忠妾
    《列女传》周主忠妾2018-07-14 19:58列女传点击量:191 ○佣保 《列女传》周主忠妾 《史记》曰:荆轲死,高渐离乃变名姓为人佣保,作於宋子。(徐广曰: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