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人事部·卷七十七
分类:历史人物

《晏婴春秋》庄公矜勇力不管不顾行义晏婴谏第一2018-07-15 16:41晏婴春秋点击量:95

○勇四

《晏平春季秋》庄公问威当世服天下时耶晏婴对以行也首先2018-07-15 16:08晏平春天秋点击量:191

《晏平春日秋》庄公矜勇力不顾行义晏平仲谏第一

崔鸿《十二国春秋·前燕录》曰:将作大匠、屯骑里正朝那侯青,武邑人也。机巧有算略,勇猛善骑射,所在首先登场陷陈。慕容俊拟之张翼德。

《晏平春季秋》庄公问威当世性格很顽强在劳累辛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天下时耶平仲对以行也率先

庄公奋乎勇力,不管不顾于行义。勇力之士,无忌于国。贵戚不荐善,逼迩不引过,故平仲见公。公曰:“古者亦有徒以勇力立于世者乎?”平仲对曰:“婴闻之,轻死以行礼谓之勇,诛暴不避强谓之力。故勇力之立也,以行其礼义也。汤、武用兵而不为逆,并国而不为贪,仁义之理也。诛暴不避强,替罪不避众,勇力之行也。古之为勇力者,行礼义也。今上无仁义之理,下无替罪诛暴之行,而徒以勇力立于世,则诸侯行之以国危,男子行之以家残。昔夏之衰也,有推侈、大戏;殷之衰也,有费仲、恶来。足走千里,手裂兕虎,任之,以力凌轹天下,威戮无罪。崇尚勇力,不管不顾义理,是以桀纣以灭,殷夏以衰。今公自奋乎勇力,不管一二乎行义,勇力之士,无忌于国。身立威强,行本淫暴,贵戚不荐善,偪迩不引过。反圣王之德而循灭君之行,用此存者,婴未闻有也。”

又曰:成公都,晋兴玄吴人也。都骁猛有勇力。阳虑之战,年十四,横矛太呼,贼不敢当。独步那时候,拟之方叔。论者咸曰:"当求之於古,造次无其比也。"

庄公问晏平仲曰:“威当世而服天下,时耶?”晏婴对曰:“行也。”公曰:“何行?”对曰:“能爱邦内之民者,能服境外之不良;重士民之死力者,能禁暴国之邪逆;听赁贤者,能威诸侯;安仁义而乐利世者,能服天下。无法爱邦内之民者,不能服境外之不良;轻士民之死力者,不可能禁暴国之邪逆;愎谏傲贤者之言,不可能威诸侯;倍仁义而贪名实者,不可能威当世。而服天下者,此其道也已。”而公不用,晏婴退而穷处。

《后魏书》曰:来大千,骁果,善骑射,迁中散。至於朝贺之日,大千常着御铠,盘马殿廷,莫不叹异。尝从太宗猎,见虎在高岩上,大千持槊直前刺之,应手而死。太宗嘉其勇壮,又为殿中给事。

公任勇力之士,而轻臣仆之死,用兵无休,国罢民害,期年,百姓大乱,而身及崔氏祸。

又曰:乙瑰,代人也。其先世统部落。世祖时,瑰父正知慕国威化,遣瑰入贡,世祖因留之。瑰便弓马,善骑射,手格猛兽,膂力过人,数从征伐,甚见信待。尚上谷公主,世祖之女也。

君子曰:“尽忠不豫交,不用不怀禄,其平仲可谓廉矣!”

又曰:庾叶为将有战术,治军清整,常以少击多,士众服其知勇,名冠诸将。

又曰:杨播,字延庆。自云弘农华阴人也。除左将军,寻假前将军。随车驾南讨,至锺离。师回,诏播领步卒两千、骑七百为众军钓拢时春水初长,贼众大至,舟舰塞川。播以诸军渡淮未讫,严练南岸,身自居后。诸军渡尽,贼众遂集,於是围播数重。播乃为圆陈以御之,身自搏击,斩杀甚多。相拒再宿,军官食尽,贼围更急。高祖在北而望之,既无舟船,不获救援。水势稍减,播领精骑七百历其船,大呼曰:"今作者欲渡,能战者出。"贼莫敢动,遂拥众而济。高祖甚壮之,赐爵华阴子。

又曰:河间公齐,烈帝之玄孙也。少雄杰魁岸,世祖爱其勇壮、引侍左右。从征赫连昌,世祖马蹶,贼众逼帝,齐以身蔽捍,决死击贼,贼乃退。

又曰:贾思伯,字仕休,齐郡益都人也。世宗即位,加辅国将军。任城王之围锺离也,以思伯持节为其军司。及失利,思伯为后殿,以思伯儒者,谓之必死。及至,大喜,曰:"仁者必勇,常谓虚谈,今於军司见之矣。"

又曰:于栗磾,代人也。少习武艺(Martial arts卡塔尔(قطر‎,拜季军将军。道武畋于白登山,见熊领数子,道武顾谓栗磾曰:"能缚之乎?"栗磾曰:"能!"道武曰:"若搏之不胜,岂不虚毙一硬汉耶!"栗磾曰:"自或然致御前,会而制之。"寻而擒之。晋将刘裕遗栗磾书曰:"黑槊将军"磾常好持黑槊,故有其号。

又曰:杨大眼,武都氐王难当之孙也。少骁勇矫捷,走如飞电。宣武南征,提辖李冲典选统校征官,大眼往求征焉。冲不准,大眼曰:"太守不见知,听下官出一伎。"便出长绳三丈,系之於髻而走,绳直如矢,马驰不如。冲大惊曰:"千载已来,未有这个人也。"遂用为军主。大眼顾谓同僚曰:"吾之明日,所谓平步青云之秋也。从此今后一举,不复与诸位齐列矣。"所经战,皆武冠六军,大眼妻潘氏,善射,诣军省大眼。至攻战游猎之际,潘氏亦戎装齐镖并辔。及还营,同坐幕下,对诸僚佐,言笑自得。大眼指谓诸人曰:"此潘将军也。"明帝加光禄大夫。淮泗以内,童儿啼者恐之,云:"杨大眼至!"无不立止。王秉之初回国也,谓大眼曰:"吾在南时闻君之名,感到眼如车轮。及见,君乃不分外人。"大眼曰:"鼓旗相望瞋硇捃发。足使君目不能够视,何苦大如车轮?"

又曰:文成帝名濬,太武孙晃子也。即位后,冬大傩曜兵。帝有勇力,善骑射,灵丘南有山,高两百馀丈,诏群官仰射山峰,无能逾者。帝弯弧发矢,出山四十馀丈,过海东二百步。遂诏刊石,勒铭纪功。

《汉代书》曰:昂贵,字敖曹,胆力过人,姿仪殊异。其父次同为求严师,令简^挞。昂不遵师训,专事纵横,每言男儿当横行天下,自取富贵,什么人能端坐读书,作老大学子也。其父曰:"此儿不灭吾族,当大吾门。"以其昂藏敖曹,故以名字。

《北史》曰:达奚震,少勇猛,走及奔马。周文尝渭北校猎,时有兔过周文前,震与诸将竞射之,马倒而坠。震足不倾踬,因步射之,矢中兔,顾马才起,遂回身腾上。周文喜曰:"非此父,不生此子。"

《陈书》曰:萧摩诃齐军战,有西域胡,妙於弓矢,弦无虚发,众军尤惮之。及将战,明彻谓摩诃曰:"若〈歹壹〉此胡,则彼军夺气,君有关、张之名,可斩颜良矣。"摩诃曰:"愿识其造型,当为公取之。"明彻乃召降人有识胡者,云胡著绛衣,护皮弓,两端骨弭。明彻遣人觇伺,乃知胡在阵,仍自酌以饮摩诃。摩诃饮讫,驰马冲齐军,胡挺身出阵前十馀步,彀弓未发,摩诃遥掷铣鋧,立中其额,应手而仆。齐军"大力"十馀人出战,摩诃又斩之。

又曰:周铁虎事梁河东王萧誉,王僧辩擒,欲烹之,铁虎曰:"侯景尚未灭,奈何杀大侠耶!"僧辩奇之。后降高祖。

又曰:萧摩诃帅齐兵为寇,高祖遣安都北拒齐军於锺山龙尾及北郊坛。安都谓摩诃曰:"卿勇猛盛名,千闻比不上一见。"摩诃对曰:"前不久令公见矣。"

《隋书》曰:宇文庆从武帝攻河阴,首先登场攀堞,与贼短兵接战,漫长,中石乃坠,绝而后苏。帝劳之曰:"卿之馀勇,能够贾人也。"

又曰:杨玄感勇猛多力,每战亲少校矛,遥遥超越,喑鸣叱咤,所当者莫不震慑。论者方之西楚霸王。

又曰:鱼俱罗,冯翊下邽人也。身长八尺,膂力绝人,声气雄壮,言闻数百步。

又曰:权武少果劲,勇力绝人,能重甲上马。尝倒投於井,未及泉,复跃而出。其拳捷如此。

又曰:长孙晟,突厥之内,大畏长孙监护人,闻其弓声,谓为霹雳,见其走马,称为打雷。王笑曰:"将军震怒,威行域外,遂与霹雳为比,一何壮哉!"

《唐书》曰:丘行恭从讨王世充,会战於邙山之上,太宗欲知其背景强弱,乃与数十骑冲之,直出其后,众皆披靡,莫敢当其锋,所杀伤甚众。既而限以长堤,与诸骑相失,惟行恭独从。寻有劲骑数人追及太宗,矢中御马,行恭乃回骑射之,发无不中,馀贼不敢复前,然后下马拔箭,以其所乘马进太宗。行恭於御马前步执长柄刀,巨跃大呼,斩数人,突阵而出,得入大阵。贞观中,有诏刻石为军旅以象行恭拔箭之状,立於昭陵阙前。

又曰:淮阳王道玄,拜洛州管事人。及府废,改授洛州里胥。四年,刘黑闼引突厥海南,复授安徽道行军总管。师次下博,与贼军遇,道玄帅骑首先登场,命副将史万宝督军继进。万宝与之不协,及道玄深切,而拥兵不进。谓所亲曰:"吾奉手诏,言淮阳小儿虽名字为将,而军之进止皆委吾。今其轻锐,越泞应战,大军道动,必滔泥溺,莫如结阵以待之,虽不利於王,而利於国。"道玄遂为贼所禽,全军尽没,惟万宝逃归。道玄遇害,年十八。太宗追悼久之,尝从容谓侍臣曰:"道玄终始从朕,见朕深远贼阵,所向必克,意尝企慕,所以每阵首先登场,盖学朕也。惜其年少,不遂远图。"因为之流涕。

又曰:王君廓镇明州。会突厥入寇,君廓邀击破之,俘斩二千馀人,获马三千匹。高祖大悦,徵入朝,赐以御马,令於殿庭乘之而出,因谓侍臣曰:"吾闻蔺上卿叱秦皇,目眦出血。君廓往击窦建德,将对战,李勣遏之,君廓发愤大呼,目及鼻耳不常大出血。此之壮气,何谢古代人,不可以例赏之。"复赐常袍金带,还镇宛城。

又曰:刘世让为并州管事人,统兵屯於雁门。突厥处罗可汗与高开道、苑君璋合众攻之,甚急。鸿胪卿郑玄璹先使在蕃,可汗合玄璹来讲之,世让体面曰:"大夫奈何为夷狄作说客耶!"经月馀,虏乃退。及玄璹还,述世让忠诚勇敢,高祖下制裒美之。

又曰:李嗣业。贼将李归仁初以锐师数来挑衅,笔者师攒矢而逐之,贼军政大学至,逼作者追骑,突入作者营,笔者师嚣乱。嗣业谓郭子仪曰:"前些天之事,若不以身啖寇,决战於阵,万死而冀其毕生。不然,则小编军无孑遗矣。"嗣业乃脱衣徒搏,执大刀立於阵前大呼,当嗣业刀者,人马俱碎,杀十数人,阵容方驻。前军之士尽执大刀而出,如墙而进。嗣业首先登场奋命,所向摧靡。

又曰:张濬拜谏议大夫,其年冬,宰相王铎至滑台,兼充天下行营都统,方徵兵藩王,奏用濬为都统判官。时王敬武初破弘霸郎,军政大学振,累诏徵平卢兵,敬武独不赴援。铎遣濬往说之,敬武已授伪命,复怙强不迎诏使。濬至,谒见,责之曰:"公为太岁守藩,王臣赍诏宣谕,而侮慢诏使。既未识君臣礼分,复何颜以御军队和人民哉?"敬武愕然谢咎。既宣诏,军士按兵默然,濬并召将佐集於鞠场馆谕之曰:"人生效忠仗义,所冀粗分逆顺,悬知利害。黄巢前些天贩盐虏耳,公等舍累叶夫子而臣贩盐白丁,何利害之可论耶!今诸侯勤王,天下响应,公等独据一州,置之不理。贼平之后,去就何安?若能此际相安无事,陈师鞠旅,共诛寇盗,迎奉銮舆,则富可敌国功名,指掌可取。吾惜公辈舍安而即危也。"诸将改容引过,谓敬武曰:"谏议之言是也。"即时出军,从濬入授京师。

《晏平中和秋》曰:昔夏之衰也,有延期大戏,殷之衰也,有费仲恶来,足走千里,手裂兕虎,任之以力,凌轹天威,专行勇力,不管一二乎义理,是以桀纣以灭,殷夏以衰。

又曰:庄公奋乎勇力,不管一二於行;尚勇力之士,无忌於国;贵戚不荐善,偪迩不引过。故平仲见公,公曰:"古者亦有徒以勇力立於世者乎?"晏平仲对曰:"婴闻之,轻死以行理,谓之勇;诛暴不避强,谓之力。故勇力之立也,以行理义也。今公自奋乎勇力,不管一二乎行暴,尚勇力之士,无忌於国,身立威疆,行流淫暴,贵戚不荐善,偪迩不引过,反圣王之德,而修灭君之行,用此存者,婴未尝闻有也。"

《吴越春秋》曰:聂政,丰邑人。申胥初去楚如吴时,遇之於途。聂政方与人斗,其怒有万人之气,甚不可当。其妻一呼即还。子胥怪而问其壮,何夫子怒之盛,闻一女子之声而即折道,宁有说乎?聂政曰:"子视吾之仪,宁类愚者耶!何言之鄙也!夫屈一位之下,必申万人以上。"子胥因相决之,推颡深目,虎口鹰背,戾於从难,知其勇士也。

又曰:申胥见公子光僚,王僚望其颜色甚可畏,长一丈,大十三围,眉间一尺。僚与语五日,辞无复者,圣人也。子胥知王好之,每入,言语侃侃,有勇壮之气也。

www.301.net,孔演《汉魏阳秋》曰:许褚之为人,长八尺馀,大十围,姿色甚雄,勇力绝人。汉末贼起,褚在汝南,与妙龄相聚,及宗族数千家。共坚壁相保。曹公修兵汝南,褚以其众归公,公见而壮之,曰:"此樊哙左里正也。"前不久拜士大夫,引进宿卫。诸从褚侠客,皆为虎士,出入争持,不离左右。军中以褚力如虎,痴勇,号曰"痴虎"。于今全球称之,皆谓其姓名也。

吴均《齐春秋》曰:戴僧静,会稽永兴人。临湘侯副大祖在淮阴,雅有人鉴,见而赏之。会匈奴卒至,僧静应募出战,单力直前,虏骑奔退。又斩三级。时天盛寒,乃脱衣,口衔两头,以刀插背,拍浮而还。临湘侯大赏之,曰:"杀三人能够反命矣。"进之於太祖。石头之役,功冠诸将,遂至贵显。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萧方等《八十国阳秋》曰:苻洛雄勇多力,猛气绝人,坐制奔牛,射洞犁耳。苻坚深惮之。故常为边守。

又曰:刘祜少骁猛,甚有勇力,手曳牛尾,却行百步。

又曰:赵将麻秋命黑槊龙腾三千人,驰击谢艾军,艾左右扰动。李伟劝艾乘马,艾不从。乃下踞胡床而麾众,赵人以为有伏,惧而不进。

《韩诗外传》曰:姬黔昼寝而起,志气益衰,令人驰召勇士公孙亻肙,道遭行人卜商。子夏曰:"何驰之疾也?"对曰:"君昼寝而起,使本人驰召勇士公孙亻肙。"子夏曰:"微亻肙,而勇若亻肙者可乎?"御曰:"可。"子夏曰:"载笔者而反。"至,君曰:"延先生上,起召公孙亻肙。"俄而亻肙至,入门拔剑疾呼,曰:"商下!小编取若头。"子夏顾叱之,曰:"咄!内剑。吾将与若言勇。"於是君令亻肙内剑而上。子夏曰:"来!吾尝与子从君而北见赵孝成王。赵简昨;发仗矛而见笔者君。笔者从十四行之后,趁而进曰:诸侯相见,不宜不朝服。君不朝服。行人卜商将以血溅君之衣矣。使反朝服而见吾君者,子耶?笔者耶?"亻肙曰:"子也。"子夏曰:"子之勇不若作者一矣。又与子从君而东至海曹,齐君重茵而坐。小编从十五行之后,趋进曰:诸侯相见,不宜相临以庶。揄其一茵而去之者,子耶?作者耶?"亻肙曰:"子也。"子夏曰:"子之勇不若小编二矣。又与子从君於囿中,於是两军逐作者君,与拔矛格而还之者,子耶?笔者耶?"亻肙曰:"子也。"子夏曰:"子之勇不若小编三矣。所贵为士者,上不摄万乘,下不敖乎男子,外立节矜敌而不侵掠,内禁残害而君不危险,是士之所长而君子之所致贵也。若夫以长掩短,以众暴寡,凌轹无罪之民而威於闾巷之间者,是士之甚毒而君子之所致恶也。"於是灵以避席曰:"抑乎寡人虽不敏,请从先生勇。"

又曰:尼父游於景山上述,子路、子贡、颜子从焉。孔圣人曰:"君子登高必赋。尔愿言者何其,丘将启汝。"子路曰:"由愿奋长戟,扬三军,乳虎在后,敌人在前,搏躩快志,进救两个国家之患。"孔仲尼曰:"勇士哉!"

又曰:齐庄公出猎,有螳螂举足,将搏其转轮,问其御曰:"此何虫也?"对曰:"此螳螂者也。其为虫知进而不知退,不量力而轻敌。"庄公曰:"以此为人,必为全球勇士矣。"於是回军避之,勇士归之。

虞溥《江表传》曰:曹公出濡须,号步骑八十万,临江饮马。孙仲谋帅众八万应之,使甘宁领二千人为前部督。权密敕宁,使夜入魏军。宁乃选手下健儿百馀人,径诣公营下,便拔鹿角,逾垒入营,斩得数十级。北军惊骇鼓噪,举火如星,宁已还入营,作鼓吹,称万岁。因夜见权,权曰:"聊以观卿胆耳!"即赐绢千匹,刀百口。权曰:"孟德有张辽,孤有兴霸,足相敌也。"停住月馀,北军乃退。

刘向《列士传》曰:秦召公子无忌,无忌不行。使侯嬴奉璧一双谢秦,秦王大怒。执朱亥着虎圈中,瞋目视虎,终不敢动。

《殷氏世传》曰:亮字子华,少好学,年八十举孝廉。到阳城涌〗虎争一羊,马不敢进。於是亮乃按剑,直至虎所,斩羊腹。虎乃各得其半去。时人为之谣曰:"石里之勇殷子华,暴虎见之合帮凶。"

刘昭《幼童传》曰:元修幼而知勇,年八岁,尝浴於谯水,有蛟来逼,自水奋蛟,蛟乃潜退。於是毕浴而还,弗之言也。后有人见大蛇,奔逐。太祖笑之曰:"吾为蛟所击而未惧,斯畏蛇而恐耶?"众问乃知,咸惊异焉。

又曰:秦舞阳者,楚国人也。年十六,以勇气闻。阶下阶下囚必杀之,莫有敢迕视。

古典经济学最早的文章赏析,本文由笔者收拾于网络,转发请表明出处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人事部·卷七十七

上一篇:东郭姜的生平经历与历史评价www.301.net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人事部·卷七十七
    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人事部·卷七十七
    《晏婴春秋》庄公矜勇力不管不顾行义晏婴谏第一2018-07-1516:41晏婴春秋点击量:95 ○勇四 《晏平春季秋》庄公问威当世服天下时耶晏婴对以行也首先2018-07
  • 《列女传》齐女徐吾
    《列女传》齐女徐吾
    《列女传》齐女徐吾2018-07-14 19:39列女传点击量:81 ○贫下 《列女传》齐女徐吾 《魏志》曰:崔林,字德,清河东武城人也。幼时宗族莫知,从兄琰异之。太
  • 妲己,被尘蔽了几千年的女子,还你一个真面目
    妲己,被尘蔽了几千年的女子,还你一个真面目
    《列女传》殷纣妲己2018-07-14 19:38列女传点击量:60 《封神演义》中的许多人都是虚构的,比如二郎神杨戬、哪吒、雷震子等等,但有些人在历史上确有其人
  • 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人事部·卷八十二
    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人事部·卷八十二
    《列女传》代赵夫人2018-07-14 19:59列女传点击量:159 ○贞女下 《列女传》代赵夫人 《列女传》曰:张氏妻者,丹阳鲁辉之女,名潜。既適张氏,会其家门伏
  • 《列女传》齐伤槐女
    《列女传》齐伤槐女
    《列女传》齐伤槐女2018-07-14 19:51列女传点击量:92 《晏子春秋》景公欲杀犯所爱之槐者晏子谏第二2018-07-1516:23晏子春秋点击量:158 《列女传》齐伤槐女 《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