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庄墩子藏罕见东汉大墓
分类:文物考古

图片 1

  海州张庄古墓葬群位于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双龙村张庄队北部台地上,海拔54米,坐落于锦屏山北麓和礁山西北侧,北临秦东门大街,东临梧朐阳派出所,西临网疃中心小学(现培智学校),东北距海州区政府约3千米。

  药山汉画像石墓位于济南市天桥区药山北侧山前缓坡上,北距二环北路约630 米,东距无影山北路约420 米,位于黄河与小清河之间。2017 年7 月至9 月,为配合泺安路西延工程、三箭瑞景苑二期工程建设,济南市考古研究所组织工作人员对工程施工中发现的墓葬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本次发掘共清理墓葬3 座,其中2 座为汉代画像石墓、1 座为宋元砖室墓,出土少量釉陶器、铁器和铜钱。  

斜的墓道让人费解

图片 2

图片 3  

这几年,本报陆续报道了我市考古部门在西湖镇抢救性考古发掘出很多古墓葬。12月1日以来,考古人员又在此发现了一座东汉砖室墓,墓室长达11米,宽约4米,北侧还有残长约2.5米的墓道。

  发现经过

  M1 在道路施工挖沟铺设排污管道时被发现,管道沟打破墓葬南部,但墓葬整体结构明确。为带墓道的土圹砖石结构多室墓,墓向277°。平面呈不规则形,由墓道、甬道、墓门、前室、中室、后室及两个侧室、一个耳室构成。墓圹通长11.2 米(不含墓道),通宽6.4 米,墓口至墓底残高约1.3 米。除南侧室墓壁呈弧形外,余皆竖穴直壁,墓底较平,皆有铺地砖。墓顶塌落无存。墓道残长2.2 米,与墓室相接处宽1.4 米,南北两壁较直,填土未经夯打。墓道与墓门之间有甬道相接,甬道宽1.6 米,进深0.7 米,皆砖砌。墓门青石质,门楣、门柱内外两侧皆雕刻有画像,门扉上线刻铺首衔环,环内刻对鱼。各室平面均呈长方形,残存墓壁均采用两顺一丁方法砌筑而成。各室均以石门相通,大部分门楣、门柱内外两面雕刻有画像,个别门柱四面有画像。共出土画像石27 块,画像46 幅。画像内容包括三类:瑞兽类,主要是羊首、龙、风鸟、虎、鹿、兔、鱼、马等动物形象;几何形边饰类,主要有垂幛纹、菱形纹、三角纹、曲波纹等;以及手捧奁盒的侍女形象。雕刻技法采用减地浅浮雕、高浮雕和细线阴刻。随葬品和人骨绝大部分出于中室,器物破碎严重,大部分为绿釉红陶器,可复原者少,器型可辨者主要有耳杯、勺、盘、壶等,共出土铜钱15 枚,锈蚀严重,字迹漫漶。人骨保存较差,凌乱无序,经初步辨识应有三具人骨。

考古人员表示,如此规模的东汉砖室墓在考古上比较罕见,可惜惨遭破坏,仅发现零星锈迹斑斑的铜钱,以及一件粘在砖块上同样锈迹斑斑的铁器。

  2018年3月28日,连云港市博物馆接到海州文物局报告,称在张庄水库排洪沟(消力池—秦东门大街段)建设工地发现古墓葬。经现场调查,共发现4座墓葬,其中2座墓葬已直接暴露出椁板。在将现场情况汇报于上级部门后,江苏省文物局、连云港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高度重视,立即做出工作部署,要求立即向国家文物局报备申请抢救性考古发掘执照,联合省考古所组建考古队伍,制定工作方案,对已暴露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同时对建设区域及周边进行考古调查勘探。

 

谜团之 墓道为何斜着挖?

  墓葬情况

  M2 位于M1 的东南侧,相距约0.15 米。长方形单室墓,保存较差,墓向267°。墓壁较直、平底,底部有铺地砖。长方形墓道,墓道长3.2 米、宽1 米,残高约0.3 米。墓室长4 米、宽2.4 米,墓壁残高0.2 米(不含铺地砖)。铺地砖交错平铺,有青色、砖红色,残破严重,仅存数块,大小规格不一。墓壁仅北壁残存有一层砖墙,摆放不整齐,可能已被扰乱。未见葬具,仅残存极少骨骼残渣,部位不辨,葬式亦未知。未见随葬品。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西湖实验学校附近一工地时,考古人员正在现场测量古墓葬,并进行绘图。

  随着考古调查勘探的深入,截止至8月30日,海州张庄古墓葬群共发现墓葬118座,墓葬密度较大,是一处范围较大的古代墓地,总面积约2.5万平方米。目前已发掘36座古墓葬,其中暂未进一步清理墓室墓葬7座,已清理结束墓葬29座,包含16座被工程破坏的残墓。墓葬类型有土坑木椁墓、砖石混合墓、砖室墓、土坑墓,墓葬形制特殊多样。墓葬时代涵盖汉代、晚唐至北宋、明代、清代,以汉墓及晚唐至北宋墓为主。其中西汉时期墓葬6座,其中竖穴土坑墓3座,木椁墓2座,砖椁墓1座;东汉墓11座,均为砖室墓,其中凸字形带墓道墓4座,长方形墓7座;晚唐至北宋墓葬18座,其中砖石混合墓3座,船形砖室墓6座,椭圆形砖室墓2座,长方形单室砖室墓4座,长方形双室砖室墓2座,长梯形砖室墓1座,部分墓葬券顶保存完好,有条石板盖顶、平砖和V字形组合盖顶、覆船形顶等不同筑顶形式;清代墓1座,为竖穴土坑夫妻合葬墓。从分布区域和墓向来看,西汉时期墓葬分布在发掘区南部台地上,墓向以东西向为主;东汉时期墓葬集中分布在发掘区北部,墓向为东西向;晚唐至北宋时期墓葬集中分布在发掘区中部,墓向以南北向为主。

 

据介绍,由于此处在施工建设中发现古墓葬,从12月1日起,考古人员随即赶至现场,冒着寒风进行清理。昨天,残存的古墓葬基本呈现在眼前。

  出土器物

  M3 位于M1 的东北侧,相距约11 米。土圹砖石结构多室墓,墓向287°。平面呈不规则形,由墓道、墓门、前室、中室、后室以及1 侧室、1 耳室构成。工程施工过程中,后室被破坏至几近底部。墓圹通长11.6 米,通宽4.5 米,墓口至墓底残高约3 米。长斜坡式墓道,通长11.6 米。墓室竖穴直壁,墓底较平,皆有铺地砖,均为斜向交错平铺。墓顶大部分塌落无存。墓葬形制较M1 特殊之处是,先掏过洞再置墓门,过洞与墓门之间砌以青砖;耳室亦是向南侧深掏洞,再行砖砌。门楣、门柱皆单面雕刻有画像,画像石共计14 块,画像14 幅。与M1 相比,画风粗犷,雕刻技法采用减地浅浮雕和平面阴线刻,画像内容包括两类:瑞兽类,主要是羊首、龙、虎、朱雀等动物形象,几何形纹饰类,主要有垂幛纹、菱形纹、三角纹、曲波纹等。随葬品大部分出土于中室,可复原釉陶器24 件,主要有连枝灯、壶、案、魁、勺、耳杯、盘等,以及铁锛1 件、铜钱17 枚。人骨朽蚀严重,大部分已同墓底淤土板结到一起,仅发现头骨1 具。  

经过测量,该墓室长达11米,宽约4米,北侧还有残长约2.5米的墓道,可惜惨遭破坏,鲜见随葬品。但根据墓葬的形制和砖块的尺寸,推测古墓葬的朝代为东汉时期。考古人员表示,西湖镇一带出土的西汉墓很多,但如此规模的东汉砖室墓在扬州考古史上比较罕见。

  已发掘并清理结束的29座墓葬,共出土各类文物250余件套(不含标本),出土器物种类丰富且价值较高。主要文物类别漆木器、陶器、瓷器、铜器、玉器、铁器等,以陶瓷器及漆木器为主。包括简牍、漆板砚、木俑、漆纱帽带、假发、毛笔、玉璏铁剑、五代墨锭等珍贵文物。在考古发掘的同时,文保工作同步展开。连云港市博物馆抽调精干力量成立文保组,专门负责出土文物的修复保护工作。并先后将35件有机质文物送往荆州文保中心进行修复保护。

图片 4  

古墓葬最北侧,有一斜着通往墓室的通道。考古人员解释说,这就是墓道,但一般墓道是直着通往墓室,此处为何有很明显的斜度,还是一个谜。

  典型墓葬介绍

  M1、M3 虽遭部分破坏,但整体结构明确,均属汉代时期的砖石混筑结构多室墓。根据其形制、画像石内容及出土器物,推测为东汉晚期墓葬,墓主应属当时的中下级官吏或地主阶层。M2 根据其形制,结合济南及周边地区同类型墓葬考古材料,初步推测是宋元时期墓葬。此次发掘,为研究该地区东汉晚期画像石墓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目前已完成迁移性保护。(济南市考古研究所 陈永婷 郭俊峰)

谜团之 这么多砖块哪来的?

  M6 位于南沟东侧台地,平面呈长方形,开口于第⑤层下。M6西南角据M3东北角约0.5米,东侧打破M7。M6为竖穴土坑砖室墓,墓室近长方形,砖壁皆挤压变形向内内收,其中南壁变形严重。墓圹长3.9、宽2.35、深约1米。墓圹与四壁砖之间有0.2∽0.5米空隙,内有砖砌垛子用来加固砖壁,多少及距离不等,其余填土充实,四壁表面部分有向外突出两排砖1层,下部没有,作用及性质待考。四壁平地用大青灰砖顺置错缝平铺17层,后用小青砖顺置错缝平铺6层。墓底铺砖方法不规律,部分地方未铺砖。墓室整体砌法粗犷,手法原始。内填红褐色花土,土质疏松,夹杂较多小砖块,下有一层厚10厘米青膏泥,已脱水干化。墓葬整体保存较差,器物多腐朽。在清理填土过程中在墓室内西南角发现一块长40、宽13厘米的方形红漆皮,器形、用途不明;在墓室中部发现一件残漆器,长方体形,红漆黑底夹紵胎,似漆盒;在墓室中间后发现有一根东西向树干较等分的将墓室分隔成两部分,树干东头粗、西头细,表面未加工,部分缩水变形。在墓室南侧东南角出土黄釉陶罐1件,口沿及腹部略残,腹部有数圈弦纹,叶脉纹耳;墓室北侧东北角出土黑衣陶罐1件,腹部有弦纹数圈,陶质酥化,破碎严重;在墓室中部发现陶樽1件,已破碎,陶质疏松,带马蹄形足;在墓内北侧中部发现圆角方形铜印章1枚,带篆书印文,锈蚀严重,涣漫不清;上部板结几件“小泉直一”铜钱。另出土“五株”铜钱数钱及刀削1件,锈蚀严重。 根据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特征推断,M6应为新莽时期或东汉初墓葬。

 

墓室的北端,残存不足一米的砖室墓结构比较明显,两侧几乎都是三排砖块平铺,但有的地方则有五排砖块平铺,可见该墓葬砌得比较坚固,形式貌似古城门。

  M023,位于北沟西侧台地,竖穴土坑砖室墓,开口于第⑤层下,位于M013西北侧并打破M013,其墓葬东南角打破M013西北角。平面近“甲”字形,由墓道、墓门、墓室组成,距地表0.9米,墓向311°,被盗扰,券顶已被破坏。墓口长7.25、宽2.75、深1.24米。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10月20日8版)

值得一提的是,墓室底部也很考究。透过残破的部分,可以清晰地看见,底部共铺设了三层砖块。其中,最底下一层为平铺砖块,中间一层则为竖着铺设的砖块,最上端则铺设成“人”字形。

  墓道,位于墓室东面偏北与墓门相对,梯形斜坡状,与墓室相接处较宽。內填深灰色土,土质较疏松,夹杂较多碎砖块。墓道口长2.5、宽1.3∽2.0、深0.23∽1.24米。

 

现场围观的一位大爷感慨道,早就知道这里有古墓葬了,但没想到这么大。他回忆道,这里原来是一处高高的墩子,附近群众都称之为“小高庄墩子”,当时这里长着很多树木。他指着一旁还保留的两座坟墓告诉记者,也有一些附近的村民去世后安葬在这里,现在很多墓葬都迁走了;这个墩子上也有一个洞,“以前很多人到这里搬砖头,回去砌猪圈……”

  墓门,由墓道入墓室处有一门,墓门偏墓室北侧,由砖砌门柱、门槛及圆形树干状封门组成,砖砌不规整,形制特殊。宽1.9、高1.1米。

看着眼前残留的墓葬,使人不禁联想到,这座砖室墓刚砌好时,还算比较震撼。那么,这么多的砖块哪来的呢?附近群众说,这一带具有烧制砖块的条件,以前砖瓦厂很多,可能就地解决的吧!

  墓室,平面呈圆角长方形,保存较好。盗洞位于墓室中部,由于被盗扰,券顶上部已坍塌。深灰色填土,土质疏松,含有较多砖块和少量陶片,填土内出土带榫卯花纹砖2块及卷草纹圆瓦当1件。在清理填土过程中,发现有件铁刀断为三节散落三处。墓室南北壁平地用青砖顺置错缝平砌9层,继而短直立砖1层,后顺置错缝平砌砖5层,再短直立砖1层,再上顺置错缝平砌13层后叠涩内收起券。北壁外侧有一排砖砌门柱向墓室内延伸,可能起加固支撑北部作用。墓底中间偏南突起有一道并排竖置错缝平铺砖2层,将墓室隔为南北两个大区域,北侧铺砖,一顺一丁“人字形”平铺,南侧未铺砖,有两道南北向砖横向平铺砖1层,把南侧区域分隔为大小不等的3个小空间,可能为放置器物的功能分区。墓壁砖长32、宽16、厚4厘米,墓室长4.75、宽2.75米。

谜团之 墓室中藏储物室

  在墓底北侧铺砖处发现有棺木朽痕,靠西北放置。人骨腐朽无存,葬式不明。棺内出土有铜串饰1件、铜镜1件、“五铢”铜钱数枚。南侧仅出土铜镜1件及少量碎陶片,器形不明。根据墓葬形制和出土铜镜、花纹砖、“五铢”铜钱特征推断,M023应为东汉时期墓葬。

历史上,汉代一直有厚葬的风俗,且该墓葬规模属于中等偏上。这座千年古墓葬,可能曾经遭受洗劫,而且砖室墓高高隆起的顶部,非常显眼。

  M024 位于北沟南部,开口层位被工程施工所破坏,直接暴露墓葬,距地表深3.2米,墓向2°,墓圹残长3.48、宽1.15、残深0.55米。M024北部被M022打破,南部券顶被工程破坏,墓室平面呈梯形,北宽南窄,较狭窄,从其建造方法看, 可能是在木棺放入后, 再于棺外用砖叠砌墓室。东、西壁用青灰砖顺置平砌砖12层,向北收窄,后叠涩内收起券,北部用横向单排平砖盖顶,南部顶已破坏,推测为立砖交叉成“V”字形顶。墓底用土垫高后在墓砖壁底部第4层砖的高度再在墓室内铺砖,一顺一丁“人字形”平铺,墓室底南部有一层突起砖,将墓室分隔为脚厢和棺室两个空间。在南脚厢内出土青釉陶罐1件、黄釉瓷罐1件、茶色釉瓷执壶1件、黄釉瓷碗1件、梭子形木器1件。棺木腐朽严重,仅存部分朽痕,靠北放置,棺室内出土“开元通宝”铜钱3枚、“五铢”铜钱3枚。墓砖长29、宽14、厚5厘米。根据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特征推断,M024应为五代时期墓葬。

考古人员表示,因为该墓葬破坏很严重,可能历史上就遭受盗墓贼光顾,此次考古发掘,仅从泥土中清理出几枚锈迹斑斑的铜钱,上面的文字已经看不清楚;此外,还发现一件粘在砖块上同样锈迹斑斑的铁器。

  已发现的M017、M018、M032墓葬形制与M024相似,其中M017、M018规模较小,M032墓葬规模较大,均保存完整。为保留墓顶结构,均暂未清理墓室,更多信息待日后进一步清理工作。

靠近墓室北侧,还有一处疑似专门设立的长约1米多、宽约60厘米的小空间,砖砌得很有规律,两层两排平铺的砖块之间则有一层竖铺砖块。考古人员推测,这里可能就是类似现代人家里的储物室,可惜仅发现了一件粘在砖块上同样锈迹斑斑的铁器,模样有点像刀具或佩剑。为防遭受破坏,考古人员暂时还没将其取出。

  M030,位于北沟台地东部,开口于第④层下,竖穴土坑砖石混合结构墓,平面呈瓶形,墓向86°,距地表深1.8米。由墓道、墓门、墓室组成。墓道,位于墓室正中,平面呈长方形。內填浅黄色土,土质较致密,夹杂少量碎砖块。墓道口长2.5、宽1.3∽2.0米。由墓道入墓室处有一门,墓门位于墓室正中,石梁、用砖封门。墓室平面呈船形,西宽东尖,墓壁圆弧形,由底向上,叠涩内收,用青灰砖竖向错缝斜砌形成一艘倒扣的船形墓顶,中间部分下陷,中脊凸起,结构对称规整,外顶面砖隙处以碎瓷片嵌缝加固,在填土内发现未被用完的瓷片集中回填一处的现象。为保留墓顶结构,暂未清理墓室。根据回填瓷片的器物特征及墓葬形制推测M030为五代时期墓葬。

虽然没出土墓志,没出土有文字记载能够证明墓主人身份的随葬品,而且墓葬惨遭破坏,但是根据墓葬形制,考古人员推测,墓主应该有一定地位。至于是为官者还是商人,暂时无法推断。

  M031,位于北沟台地东南角,开口于第④层下,竖穴土坑砖石混合夫妻合葬墓,平面呈圆角长方形,墓向86°,距地表深2.6米。墓葬填土东侧小部分被一现代井和沟所叠压打破,未破坏墓室。墓口长3.9、宽2.3、深1.9米。内填深灰褐色花土,土质疏松,含有少量砖块。墓室平面呈长方形,口部长2.3、西宽1.08、东宽0.85米,底部长2.7、西宽1.35、东宽1.1米。墓顶由七块石条板组成,石条板长90∽110、宽20∽40、厚5∽7厘米,大小不等,外侧凹凸不平,内侧较平整,部分石条板已断裂,墓顶中间下陷。去除墓顶石条板后,墓室积满淤泥和水,砖砌墓室,平面呈船形,东窄西宽、口小底大,四壁向上叠涩内收起券后石条板盖顶。内置双棺,并排靠东放置,保存较差,已坍塌变形。人骨腐朽无存,北棺头骨部分漂浮至棺中部。墓底横置错缝平铺砖。北壁平地用青砖并排顺置错缝平铺砖2排7层,后侧立斜砌砖1层, 侧视如横置的百叶窗,后叠涩内收并排顺置错缝平铺砖13层,后石条板盖顶。墓壁砖长26、宽13、厚3厘米。北棺出土有“开元通宝”数枚、银发簪1件、银发笄2件、银梳子1件、瓷钵1件,方形漆器1件;南棺出土“开元通宝”6枚、“乾元重宝”铜钱1枚及“千秋万岁”铭文铜镜1件。根据出土器物推测北棺为女性,南棺为男性。出土的瓷钵,施青绿釉,器表施釉不及底,内施满釉,内里有4个支钉痕,敛口,尖圆唇,短折肩,弧腹内收,平底微内凹。出土的铜钱、瓷钵及“千秋万岁”铜镜有晚唐五代特征,船形墓的墓葬形制流行于晚唐五代,推断M031应为晚唐五代初墓葬。

记者 陶敏

  结语

  海州张庄古墓群位于汉代、宋代海州古城外东南方向,历年来先后在该区域周边有过重大发现。1973年,在礁山西侧曾发现过西汉东海郡太守(两千石)西郭宝墓;2002年,在西侧的花园路曾发现过出土西汉古尸——凌惠平的双龙汉墓;1973、1982年,在临近的大成砖厂曾发掘过十几座晚唐至宋代墓葬,部分墓葬形制与张庄古墓葬群相似。推测这些墓葬原本属于为张庄古墓葬群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墓群范围在当时应更大。

  海州张庄古墓葬群目前发现最早的墓葬为西汉时期,后历经东汉、唐宋、清代,墓葬时代明确且延续时间长、墓葬规模较大且分布密集、墓葬形制特殊多样、出土器物种类丰富且价值较高、墓葬建筑工艺脉络清晰,是一处重要的汉代和唐宋墓地。不仅在连云港地区属于首次发现,在苏北鲁南地区也不多见,为研究连云港海州地区汉代、唐宋时期的历史文化面貌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及丧葬习俗提供了有力的资料。发现的一批形制特殊的船形砖室墓为研究唐宋时期船形砖室墓的类型、分布及传播提供了新资料。

  海州张庄古墓葬群考古发掘工作取得了较为丰富的收获,目前考古发掘和资料整理工作仍在有序地开展。 

(原文标题:连云港海州张庄发现古墓葬群 图文转自:连云港市博物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小高庄墩子藏罕见东汉大墓

上一篇:四川三星堆遗址预计发掘面积将达到3500平方米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